00

  老爷子很少发火,这一次的语气充满盛怒,段炎昊神色一幽,坚持道:“爷爷,这么多年我也是一个人在外面过的年。”

  老爷子也是固执的人,早年也是军方第一人,习惯了发号施令,冷硬道:“以前是以前,今年是今年,今年必须回来过年,你一个人在外面像是什么话,一大家子在一起才热闹。”

  段炎昊内心很不愿意回那个家,“爷爷,我这么大了,自己的事情想自己做主。”

  “你只要留着段家的血,就做不了主。”

  面对老爷子的固执,段炎昊无法真正去反驳,毕竟老爷子年纪大了,还有高血压心脏病,他不想刺激老爷子。

  段炎昊只能平复情绪,心平气和的道:“爷爷,是不是贺美春母女跟你说了什么”

  段老爷子听到段炎昊这样称呼,愣了下,“臭小子,这样称呼长辈不对。”

  “爷爷,你该知道,以贺美春的身份在我们家根本说不上话,这么多年,她指手画脚,也已经够了。”

  段老爷子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之所以也卖池家几分面子,无非就是看在自己孙子份上。

  毕竟他一直觉得,这么多年,孙子一直伤心难过不回来,可能跟那个池娇娇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为了照顾孙子的感受,他段家对池家也算是很照顾。

  老爷子看自己孙子语气硬了起来,软化声音道:“这事我也知道,不是顾忌你的面子吗”

  “她是不是在你面前说了什么”

  段老爷子有些支支吾吾的。

  段炎昊知道自己爷爷有时候老小孩性子,他这样支支吾吾就说明了一切,“爷爷,贺美春母女可能跟池家没有血缘关系,这事我一直都怀疑,最近查出线索了,等证据确凿我会呈给池家。”

  其实段老爷子也是有些厌烦那对母女拿池娇娇做文章,插手段家的事情。

  但一直因为段家是北方军权一霸,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讲究仁义道德,看在那个贺美春是池娇娇母亲的份上,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此时听孙子这样一说,段老爷子眼前也一亮,“好小子,你去查吧”

  他其实也不喜欢自己孙子老是被那端婚约要挟着,他段家以后也就用不着还顾念池家的面子了。

  “小子,娇娇那孩子该不会是池家捡来的吧要不六年前,那么危险的情况,池家为了军功,为了自己的名声,让娇娇执行那样危险的任务”

  姜还是老的辣,段老爷子经过自己孙子提点,脑子里想出这么回事。

  段炎昊神色也是一动,道:“爷爷,我会查的。”

  “恩,过年还是要回来过。”

  段炎昊固执的坚持,“爷爷,我不回去。”

  “臭小子,不听爷爷的是不是”

  “爷爷是不是听着风言风语,所以胡乱猜测了”

  段老爷子中气十足的道:“你在外面有了女人,我这个当爷爷的还不知道,而且你是我最优秀的孙子,婚姻也要爷爷把关才行。”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