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贺美春心里咯噔的狠狠一跳,段炎昊这是怀疑她,还是肯定这个事实

  贺美春从来没想到段炎昊会知道这样的事情,她其实内心心虚不已,她不敢确定段炎昊是真的知道,还是假的知道。

  当贺美春抬头的时候,看到段炎昊凛然的神色,心里更是吓的一跳。

  贺美春都有些说不上话来,她咽了咽口水,道:“炎昊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伯母被你吓着了,娇娇是从我身上掉的肉,她是我亲生的女儿,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段炎昊心里已经有数了,他唇瓣一勾,冷然一笑道:“伯母,既然你说娇娇是你的亲生女儿,可是娇娇离去的时候,你在做什么,这六年来,你又做什么你去看过娇娇一次吗”

  贺美春脸色刹那间发白,她被段炎昊眼神逼的心里发憷。

  她是心虚的,她确实没去看过娇娇,关于她沉睡的地方,她一次都没去,因为她心里害怕,心里发虚,是不敢去的。

  她要是去了,她做梦都会吓醒。

  但是一年三百六十多天,段炎昊不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而且池娇娇离去的那一天,她还在跟几个姐妹逛街买东西,为了故作伤心,她闭门谢客,但是也是在家里该吃吃,该睡睡。

  贺美春故作哀戚的道:“我怎么没去看娇娇,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不关心炎昊,你不尊敬伯母,也不能这样质问伯母。”

  池佳佳回过神来,疯狂的就要去抓去厮打白瑶瑶,却被段炎昊给拦住了,直接将白瑶瑶挡在身后,一副维护的架势。

  贺美春也是气的火冒三丈,不顾形象的大声道:“炎昊,娇娇是我的亲生女儿,佳佳也是,你害了我一个女儿,还想这样对我的佳佳,你为了别的女人,良心被狗吃了,别忘了,你是我们池家的女婿,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想取代我女儿的位置,做梦,段家的长辈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你也该知道是什么影响。”

  可以说池佳佳就是贺美春的软肋,让池佳佳难过了,贺美春也是豁出去了。

  段炎昊是少帅,力气和武功都有,她占不了优势,而且段炎昊也维护这个狐狸精,那么她只能搬出段家的人来。

  听到这个妇人如此说段炎昊,白瑶瑶气怒了,她反手抓住段炎昊的手臂,整个人挡在段炎昊身前。

  她咄咄逼人的道:“这位老太婆,池娇娇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用不是亲生女儿的娇娇做铺垫,好为你亲女儿铺路,你这心还真是歹毒,也不知道是什么黑心做的,你还说炎昊心被狗吃了,我看你的心才被狗吃了,狼心狗肺的老太婆,还你们池家的女婿,就算是,也不是你的,跟你毫无关系,你一个老太婆想肖想炎昊,简直就是做梦,我告诉你,你做梦”

  白瑶瑶一手挽着段炎昊的手臂,一手叉着腰,盯着贺美春的眼神说着,目光带着杀气。

  还好,她在军队训练过,眼神的杀伤力十足。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