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这个寒光,被白瑶瑶看到了,就知道这对母女不是善茬,怎么可能是省油的灯。

  话语里,她都能听出这对母女那威胁的意味。

  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段炎昊怎么过的,一直被这对母女拿捏着,按照道理来说,池娇娇性子应该很好,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和这样的妹妹。

  她有些不敢相信。

  她有些同情段炎昊,真是为他抱不平,就因为池娇娇是他从小定的未婚妻,死了,难道就要让段炎昊对她们家还要负责

  看样子,这对母女想让段炎昊还给她们做女婿。

  听着池佳佳母亲的话,段炎昊直截了当的道:“伯母,若是你觉得不当讲,还是别讲了。”

  贺美春听到段炎昊这样的回答,一时半会还真是回不过神来,这孩子一直都对她尊敬有加,今日这是怎么了

  完全不给她面子

  贺美春脸色变青,端起长辈的架势道:“炎昊,虽然你这样说,不过伯母也是看着你长大,也是为你好,生怕你误入歧途,你是军人,是段家的骄傲,你的婚姻也要段家承认才可,而且段家的长辈也是不会让你带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进门的,这是有辱门风”

  贺美春说的很重,几乎带着指桑骂槐的感觉,说的就是白瑶瑶。

  白瑶瑶心中非常冒火,双拳紧握,她都恨不能上前将这对母女打一顿。

  段炎昊一直握着白瑶瑶的手,都能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手指在她手心轻轻一勾。

  意思是让白瑶瑶稍安勿躁。

  而池佳佳听着自己母亲的话,暗中叫好,觉得很是爽快,相信母亲开口,炎昊哥哥就知道轻重了,断不能被这狐狸精迷惑了去。

  只要这狐狸精被炎昊哥哥赶出去,她就能找人对付这狐狸精,让她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样的手段她没少使过,往年那些想接近炎昊哥哥的女人,都是被她这么处理的。

  她母亲还夸她做的对。

  所以池佳佳骄纵跋扈,是不会觉得自己哪里有错。

  段炎昊看着贺美春,面无表情的道:“伯母,你也知道,这是我们段家的事情,跟你们是没有关系的。”

  “炎昊,你怎么能跟伯母这么说话,你也是伯母看着长大的,要不是娇娇出事,你可是伯母的半个儿子呀”贺美春说着,都有些声泪俱下的样子。

  白瑶瑶看着,都想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唱戏唱的真好。

  段炎昊只是淡嘲道:“是吗伯母,你确定自己是娇娇的亲生母亲确定跟娇娇有一丁点关系”

  面对这样的质问,贺美春突然大惊失色,她本来要擦眼泪的手跟着一抖,眼神露出一丝惊异,心开始乱跳,难道段炎昊知道些什么

  其实这只是段炎昊心中的一个猜测,只是说出来后,看到贺美春的反应,便知道自己猜的是对的。

  这其中果然是有猫腻的。

  想到贺美春这对母女可能做的事情,段炎昊眼中都充满恨意,剑眉挑起,眼中闪着冰冷的光芒。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