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白瑶瑶看着被自己气着的池佳佳,内心有些无力也有些不屑,这样的女子,只知道飞扬跋扈为难谁,真正要对上,也是没挑战力的。

  她再抬头看段炎昊,正好对上段炎昊眼中赞赏的光芒,白瑶瑶心里一抽,她这样,他还欣赏

  仔细看段炎昊的神色,确定没看错,白瑶瑶心里突然有些明朗起来。

  能遇到一个一直包容你的人,真的很好。

  曾经她爱着西容子烨,但是西容子烨从不会这样包容她,只让她多理解他,多善解人意,多懂事。

  西容子烨以前对她有很多要求,但他从没要求自己对她多加包容和理解。

  可是段炎昊能做到,白瑶瑶此时心里的触动很深,一直看着段炎昊的眼眸,久久无法移开。

  池佳佳冒火的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视,一个怒火上前去推白瑶瑶。

  白瑶瑶冷不丁被这样一推,没做准备,身子向后仰去,还好段炎昊眼疾手快的揽住了白瑶瑶的身子。

  白瑶瑶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不屑的道:“小妹妹,你只有这点手段吗”

  想她白瑶瑶当年也不是好惹的人物,只不过后来为了西容子烨收敛了一身的心性,此时被这个池佳佳一再的挑衅,早没好脾气了。

  池佳佳能听出挑衅和不屑的语气,她看着白瑶瑶道:“就算是你再得意又如何,炎昊哥哥也不会是你的。”

  “无论是谁的,也不是小姑娘你的。”

  “炎昊哥哥,你看她怎么对我,你看她的性子,跟姐姐没法比”

  段炎昊被池佳佳弄的一团乱,冷声道:“池佳佳,够了”

  六年了,即便池娇娇离去了,他依然觉得让故人藏在心底,不去打扰,用心铭记。

  可是这六年,池佳佳无数次的提起池娇娇,无数次的用池娇娇来说话,甚至后来变本加厉都带着威胁,已经让他烦不胜烦了。

  如果只是他自己,或许他可以忍耐,但是他不想让白瑶瑶受委屈。

  所以他对池佳佳的忍耐也就到了这里,无法再忍了。

  被段炎昊吼的池佳佳,回不过神来,开始大哭。

  这时候正在楼下的中年妇女听到女儿的哭声,赶忙跑了上来,看到自己女儿哭,赶忙安慰道:“佳佳,我的宝贝女儿,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可怜见的,娇娇没了,就你这一个女儿,可是别再受什么委屈”

  从中年妇女出现的时候,白瑶瑶就觉得这个处处透着奢侈的妇人,让人喜欢不起来。

  再看此时这母女做戏的样子,白瑶瑶内心更加不屑了。

  其实白瑶瑶本身很讨厌麻烦的,要不是身边这人是段炎昊,她估计早走了。

  但是段炎昊也是不会给白瑶瑶离开的机会,自始至终,他都用手紧紧的握住白瑶瑶的手,仿佛是要抓住她,不让她走。

  “炎昊,这是你的妹妹,她怎么在你这哭了,她可是娇娇唯一的妹妹呀”

  顿了下,中年妇女眯眼看了眼白瑶瑶,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对段炎昊道:“炎昊,伯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