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这一晕,直接惊住了一屋子的人,尤其吓着了谢黎墨。

  谢黎墨刚刚包扎好腿,也顾不得,直接从床上下地,接住了云碧雪的身子。

  凌南辰惊叫道:“黎墨,你的腿,你的腿”

  谢黎墨此时哪顾得上自己,大声道:“快给她看看,她到底怎么了快点”

  谢黎墨此时眉心紧蹙,焦急的对凌南辰大喊。

  凌南辰叹口气道:“这是有了夫人忘了兄弟。”

  看谢黎墨那冰寒幽幽的神色,凌南辰赶忙恢复正经。

  还好别墅里,有一个屋子是专门的检查室,凌南辰给云碧雪做了一下检查,并没发现异样。

  他只能屏息给云碧雪把脉。

  在此期间,谢黎墨的神色一直都是紧绷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努力揉着眉心,此时都有些头疼的感觉。

  凌南辰一边给云碧雪把脉,一边沉思,一会皱眉一会思索。

  他这个样子,可是吓的谢黎墨脸色煞白,他不敢问,生怕云碧雪真的是身体不好。

  一般来说,凌南辰把脉还从来没露出过这种神色。

  最后,谢黎墨还是忍不住问道:“到底怎么样”

  凌南辰深深的看了眼谢黎墨,不知如何回答。

  “你快说,我能承受得住。”虽然如此说,但谢黎墨望着云碧雪的时候,心里抽疼的厉害。

  他的阿雪都受了多少苦呀让他疼的心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凌南辰其实也是有些犹豫的,但是他看谢黎墨这个样子,知道再不说,有可能晕的就不是一个人了。

  他轻轻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把脉把的准不准,我感觉像是有喜的样子,可是时间又太短,不能太确定,但是两遍给我的感觉都一样。”

  凌南辰话一落,谢黎墨几乎就惊住了,半晌毫无反应。

  凌南辰还是第一次看到在他心中那样高冷的男神兄弟变成这副呆愣的样子,跟个愣头小子一样。

  “怎么样,傻了”

  听到凌南辰的话,谢黎墨才回过神来,他绝艳的眼中闪着最动人的光芒,宠溺温柔,甚至都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给云碧雪。

  他看着云碧雪,双手都小心翼翼的不知道往哪放,想抱她,却又怕自己用力伤着她。

  此时谢黎墨的神色,完全是将云碧雪当成易碎的娃娃。

  “你也别太激动,时间太短,或许我把的不是很准确,不过也是让你做个心理准备。”凌南辰也是在谢五口中知道今天的事情,他想着,就算是不确定,也要告诉谢黎墨,至少这样两人做任何事情都防范一些。

  早点防范,也不至于去做那个什么过山车,太刺激了,对身体很不好。

  即使凌南辰说不是很准确,但是谢黎墨还是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他心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这种感觉如暖阳般将他包围,他低头轻轻吻住云碧雪的额头,“阿雪,辛苦你了。”

  虽然心中激动着,但是谢黎墨依然努力控制自己,让自己情绪正常点,让自己理智一点。

  他也特别想抱云碧雪,但也只是轻轻的拉了拉她的手,将她的手使劲攥在手心里。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