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一边给谢黎墨揉着腿,一边心疼自责。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自责的神色,摸着她的头道:“我没事。”

  “都怪我,怎么还说没事呢”

  “不要自责,只要你好好的,我便没事,恩”看到她自责,谢黎墨也是心疼的。

  他的阿雪就适合开开心心的,这样感伤的样子不适合她。

  最后谢五走了过来,将谢黎墨给拉了起来,云碧雪才看到谢黎墨腿上的裤子已经破了,露出里面的肉,都磨破了那么一大块。

  看到那一大块肉,云碧雪不争气的眼睛红了,一滴泪也忍不住落下。

  看着云碧雪的泪,谢黎墨都觉得流在了自己心中,灼疼了他的心,他一把抱住云碧雪,用手指给她将眼泪擦去。

  “好了,不哭,真的没事。”

  云碧雪不说话,用牙齿咬着下唇,暗自神伤,面上她也只能努力控制好自己,不让自己影响谢黎墨的情绪。

  “我不哭,不过你赶快将腿处理下,别让伤口感染了。”

  “好。”

  在他们要离开的时候,救援人员才到达。

  但是对于救援人员,谢黎墨和云碧雪她们都没有搭理的。

  连句话都懒得说。

  谢黎墨只是让谢五将这些人记住。

  谢五明白,谢少是打算回头处理,他可以想象,这一次谢少的火气将有多大,而且这次的火气将蔓延到什么程度,谢五都能感觉得到。

  往外走的时候,云碧雪肚子也有些疼,头还有些发晕,但是她认为是刚刚落地所导致的,并没当回事。

  回到家里,谢五便叫来了凌南辰这个金牌医生团队来处理谢黎墨腿上的伤口。

  虽然是小伤口,但是凌南辰这位金牌医生还是非常重视,对于他的兄弟,哪怕一丁点小伤口,都能让他紧张起来。

  凌南辰给谢黎墨处理好后包扎好,才松了口气道:“真没想到,你还有请我来给你处理腿伤的时候。”

  “难道我就不能找你”

  “你十岁的时候,身上的枪伤都是自己处理的,还记得你那会”

  凌南辰刚要说下去,谢黎墨对他使了个眼色,凌南辰注意到身边的云碧雪,立马打哈哈不再说了。

  可是云碧雪还是听进去了,她看着谢黎墨,心里轻颤着,她真的无法想象,谢黎墨十岁的时候,就受到枪伤。

  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她都不知道他害怕不害怕。

  “黎墨”云碧雪眼眶有些泛泪。

  谢黎墨心疼的将云碧雪拉到旁边抱着,哄着道:“你听南辰乱说,没有的事。”

  “我只知道你以前一定受了不少苦。”怪不得每次她觉得很危险的事情,跟婆婆姬琼心一说,姬琼心并没当回事,很可能是以前谢黎墨遇到了很多危险的情况。

  “都过去了,现在有你陪着,我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恩。”

  此时云碧雪头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她一直看着谢黎墨休息,给他倒水,让他吃好饭,才松了口气。

  可是这一松口气不要紧,一松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