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田小娟摇头,“碧雪,你不能这样,我有事没关系,可你不能呀。”

  说实话,田小娟心里感动的哗啦哗啦的,在生死这一刻,有个人不顾生命安危的来拉她,那是比什么都重要的。

  就连她田家的那些兄弟姐妹都不会这样做。

  那些兄弟姐妹有的估计都巴不得她这样掉下去,好少一个争夺家产的人。

  可是云碧雪真的比她的亲人还亲人,她差点都落泪了。

  云碧雪蹙眉道:“别乱说话,你也不会有事的。”

  而此时在过山车上的陆麦麦等人隔着这边远,根本就无法伸手帮忙,而且她们一动,就有可能让过山车跟着滑动,所以她们也是一动都不敢动。

  时间一点点过去,云碧雪觉得胳膊都抽筋了,差点都拉不住,可她却依然咬牙拉住田小娟。

  她们喜欢她,她其实也把这几个姑娘当成妹妹一样去呵护。

  她觉得自己有责任不让她们有危险,既然能救,为何要袖手旁观。

  而且她不希望朋友间会有心结会有疙瘩,她希望朋友坦坦荡荡的,一起向前走。

  虽然天很冷,但云碧雪额头上也一点点沁出汗水。

  汗水滴落在田小娟的脸上,她忍不住流泪了,她心里感动又心酸。

  谭心旋等五人看着,也忍不住想哭,她们庆幸认识了云碧雪,她真的值得她们追随。

  试想,她们豪门家族里,有几个会不顾自己安危去救别人,可能真的没有,正因为那样的泥足珍贵,所以对她们来说,这一幕才更加震撼心灵。

  即使经年过去了,这六个姑娘依然记得今日的场景,记得云碧雪的举动,那时候她们都各自掌握了属于自己的势力,淡看风云,感恩岁月。

  无论过多少年,她们都庆幸自己认识了云碧雪,都庆幸跟着她有了属于自己美好的人生。

  此时云碧雪咬牙坚持着。

  而谢黎墨在下方看着,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若是能飞,谢黎墨会毫不犹豫的飞上来抱住云碧雪。

  他的夫人,他的阿雪,他最重要的人,他一定不能让她有事。

  可以说谢黎墨的目光一直都在云碧雪身上,一眨也不敢眨,生怕出现什么问题。

  时间一点点过去,可是救援人员还没赶到,谢黎墨直接就火了。

  但是他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他的视线不敢离开云碧雪,他只能站在云碧雪的方向下,确保她掉下来,他也能接住。

  与此同时,谢黎墨也赶快拨打暗线,将最近的谢氏影卫调集起来,前来快速救援。

  至于那些救援人员还有这些故障,对谢黎墨来说,都不是偶然的事情,他会彻查,这一次他绝对不姑息任何人。

  此时的谢黎墨眼神黑暗中带着杀戮,浓烈的杀戮气息萦绕在周围,那样的黑暗,让人不寒而栗。

  周围几个工作人员看着眼前的谢黎墨,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在谢氏影卫赶到的时候,过山车不知为何,一个滑动,就是这样一晃,云碧雪和田小娟都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啊”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