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就是呀,纸包不住火,袁双蕊再怎么伪装,再怎样隐瞒,她做过的事情就是做过。”

  “以前看她淑女的样子,谁能想象到,她还有这样的表情,真丑。”

  “就是,连我家养的那条阿狗都比不上。”

  “真是一场好戏,太激动了,真是没白来,比看电视强多了。”

  云碧雪一边喝着奶茶,也一边兴奋的看着,眼中光芒璀璨夺目,显然看的津津有味。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道:“慢点喝,别光顾着看,喝呛了。”

  说着,谢黎墨将云碧雪嘴边的奶茶拿了下来。

  云碧雪嘟了嘟嘴,要是现在身边没人,她会直接抱住谢黎墨。

  她觉得她家谢先生就这样慵懒的坐着,也是一道最美的风景,哪像她,现在是坐不住的。

  云碧雪觉得自己以前也挺沉稳的,可是自从跟田小娟她们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了,这玩性也被挖掘出来了。

  谢黎墨挑了挑眉,指了指一楼,让云碧雪继续看。

  云碧雪对谢黎墨吐了吐舌头,她喜欢无论什么事情,都有他陪伴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孤单,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她不是一个人。

  看着云碧雪露出的少女心性,谢黎墨内心也轻快了许多,她的喜怒哀乐完全是影响着他的心情。

  而此时一楼

  因为秦淮翎不断刺激的话,袁双蕊直接惊惧的摔倒在地,全身力量都虚脱的一种感觉。

  任是袁双蕊平日多能算计多能计划,可是面对突然出现的秦淮翎,她脑海里真的空空的,不知怎么办。

  她总觉得秦淮翎不会放过她。

  而且她感觉到,秦淮翎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想让她回到他身边。

  因为秦淮翎看向她的眼神,那样的阴冷冰寒,一点温度都没有,连一丁点的温柔都没有。

  他说想她,只会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她在想,是不是秦淮翎知道些什么,知道当年她对他做过什么

  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可能呀,当时她也是十五六岁,秦淮翎也是少年,都这么久了,根本就查不到。

  她记得当初将线索都抹去了,干干净净的。

  袁双蕊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心虚害怕。

  “双蕊,双蕊”就在袁双蕊在地上惊惧的时候,她突然听到韩慕白的声音,这个声音仿佛一下子将她从冰川中拯救出来,让她全身不那么冰冷了。

  袁双蕊赶忙站起身,踉跄的朝声音的方向而去。

  此时的袁双蕊本能的将韩慕白当成是庇佑她的人,她朝着韩慕白的身影就要靠过去,抱住他。

  但是韩慕白只是轻轻的拉住她的手臂,没让她抱住自己,看着她的脸色,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袁双蕊不敢说什么,更不敢提秦家的事情,当她小心回头看去时,原来的地方已经没有秦淮翎的身影了。

  她甚至都怀疑刚刚没见过他,有一种虚惊的感觉。

  袁双蕊都觉得,她差点被弄的神经质。

  “到底怎么了”

  袁双蕊连忙摇头道:“没事,刚刚看到一只猫,吓着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