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摸着自己的眼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道:“能看出来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谢黎墨摸着云碧雪的头发,“你呀,自己看不出特点来,你可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你的眼睛灵动美丽,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

  “那我到时候低着头。”

  “你也可以叫上几个朋友,帮你伪装。”

  云碧雪一想也对,打了个响指,开心道:“我可以叫上田小娟她们,一起去看戏,正好人多,袁双蕊和韩慕白也不会注意到我。”

  “你要是不想让人认出来,我不会让人认出你来,到时候我让你在二楼看戏,一楼演戏。”

  云碧雪又被谢黎墨感动了,抱住他吧唧亲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打电话联系田小娟、陆麦麦她们了。

  其实这一次完全就是锁定了袁双蕊和韩慕白的行踪。

  知道袁双蕊和韩慕白要去帝来商厦试穿婚纱。

  所以行踪和时间确定了,秦淮翎将会去那里,来个偶遇。

  对秦淮翎来说,是偶遇,可能对袁双蕊来说就是惊吓了。

  谢黎墨开着加长车,载着云碧雪和田小娟、陆麦麦、邵春蓉、谭心旋等七个人。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下子七个姑娘聚在一起,那可是比麻雀还叽叽喳喳的,一路上七人都兴奋的说个不停。

  谢黎墨专心的开着车,听到六人兴奋的声音,尤其他家夫人跟个女孩子一样,也在兴奋的说着。

  他听着,嘴角忍不住上扬,看到她如此有活力,他心情也是大好。

  “要我说,袁双蕊一定是大惊失色。”

  “我以前觉得袁双蕊看起来是名媛淑女,平平呵呵的,但一直都喜欢不起来,现在才明白,她那都是装的。”

  “能装,说明她的演技高,这可是个高演技的,否则袁家那么多人,怎么轮得到她成为继承人。”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我以前光知道袁双蕊十七八岁的时候,就被定位继承人了,那会不明白,现在才知道,原来她利用自己的感情,为袁家做铺垫呢”

  “这样的人心真狠。”

  “我都想象不出来,一个真心爱你的少年,那么的优秀,家境也好,她以后完全可以成为秦家的主母,没想到,她竟然能亲自下手害这个少年,秦少这些年能活下来还真是奇迹。”

  “这就说明袁双蕊的野心太大了,秦家根本就满足不了她的野心,她真正的目标是韩家,毕竟宁安市是小地方,韩家才是真正的首屈一指,而且韩少也是极为优秀的。”

  “如果袁双蕊不是袁家的继承人,韩少的未婚妻根本就轮不到她来当。”

  听着几个朋友的讨论声,云碧雪也深有同感,她回头对六个人道:“待会大家就好好看戏,我们在二楼,别让她们发现就行。”

  邵春蓉道:“碧雪,你说咱们用不用拍照我好想记录下袁双蕊惊恐的那种表情。”

  云碧雪想了想,摇头道:“暂时别拍照,不要被发现,以后这样的机会多,等袁家真正有变化的时候,她的表情会更好看。”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