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白瑶瑶很是介意那句话,而且他从来都没说过,那她算什么

  白瑶瑶语气里都带着酸涩的滋味。

  她更是将头撇在一边,不想再看段炎昊,她觉得自己心里太脆弱,就这么不争气的在意了。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段炎昊进入到她心里,给了她温暖。

  总之,她就是那样顺其自然的喜欢有他陪着的日子,有他陪着,她没孤单过,那些痛苦的心情也消散了。

  段炎昊看着白瑶瑶别扭的样子,轻抚她的脸颊,低头在她耳边道:“瑶瑶,我有段过去,但那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会介意吗”

  白瑶瑶听着段炎昊的话,心中跟着一动,他也有过去

  白瑶瑶怎会介意呢,连她都有过去的伤痛,更加明白那种痛苦,所以她主动抱住段炎昊的腰间道:“只要你现在没有别的女人,我就不介意。”

  段炎昊紧绷的神色柔软了许多,“我现在没有别人。”

  白瑶瑶点了点头,抱着段炎昊腰间的手收紧,她想给他传递点温暖,因为她知道,有过伤痛的人,心是多么的冰冷,多么渴望温暖。

  她想,其实她和段炎昊都是刺猬,孤独的刺猬,想靠近彼此,却怕自己刺伤别人,又怕别人将自己刺伤,所以两人这么久了,一直都畏缩不前。

  白瑶瑶靠近段炎昊的臂弯,嘟囔道:“那她针对我,叫你姐夫。”

  段炎昊低头吻了吻白瑶瑶的额头,磨蹭着她的脸颊,低声幽叹道:“还记得我带你去的后山吗”

  “记得。”

  段炎昊有些悲痛的道:“那里是她安睡的地方,她是优秀的特种兵,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牺牲了,如今已经六年的时间了。”即使是六年,他想起来,还是会伤痛。

  “所以你是那个女子的姐夫”

  “在我们家族里,我从小便定亲,她叫池娇娇,虽然名字比较娇气,却也是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子,要说我们之间是战友情更深切一些,我的世界里只有军队,并没有什么爱情,曾经以为会和她生活下去,却没想到她最后”

  说到这里,段炎昊声音低沉了下来,带着无言的伤感。

  白瑶瑶知道,段炎昊跟自己坦白,用了多大的勇气,毕竟将过去的伤口挖出来,会很疼的。

  白瑶瑶堵住段炎昊的嘴,摇头道:“段炎昊,我相信你,你不要说了。”

  “瑶瑶,对不起,今天让你难过了。”

  “没有,是我误会你了。”

  段炎昊抚摸着白瑶瑶的头发,道:“可是你今天也吓着我了,你可知道找不到你,我是什么感觉”

  白瑶瑶嘟嘴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

  段炎昊一个气极,低头吻上了白瑶瑶的唇瓣,这次他没给白瑶瑶思考的时间,直接是一尝芬芳。

  一尝之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她的甘甜是那样的吸引着他,让他只想探入的更深。

  白瑶瑶唇齿间全是段炎昊的气息,她脑子嗡嗡的响,真的没想到段炎昊会这样直接,根本就不问她嘛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