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西容子烨想着想着,双手紧紧握着,都有些发白,脸色紧紧绷着。

  眼看快到x国,马上就要着陆了,西容子烨问向身边的人道:“我看起来,还可以吗”

  某属下知道总统在乎什么,点头道:“总统阁下,您状态很好,没有异样。”

  听到这句话,西容子烨才放宽心。

  他一直在问,还有多长时间到。

  几乎是隔个一分钟,他就问一次,某属下也耐心的一遍遍回答。

  西容子烨希望赶快到x国,赶快看到白瑶瑶,所以不厌其烦的问世间,心里越发急切起来。

  某属下看着这样急切的总统阁下,也是微微吃惊的,因为在他们眼中,总统阁下一直都是那样沉稳冷静的。

  而从商场跑出来的白瑶瑶,便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行走。

  她此时再听到商场传出的音乐,心里反而多了一丝孤寂,原来她的心还是那样的孤独,她想贪恋一份温暖,才发现那份温暖不属于她。

  白瑶瑶自嘲的勾起唇瓣,她看着热闹的街景,突然觉得她和这里格格不入。

  看到街道上,情侣们,一家三口的身影,只会让她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白瑶瑶的表情越发的凄凉。

  她不明白,为何别人的爱情都那样美好,为何她就遇不到一份属于她的爱情和温暖。

  她太累了,她也想有个家,有个可以温暖她的家。

  没有家的感觉太痛苦,她就像是浮萍一样,毫无安全感。

  心太过孤寂太过痛苦,她描述不出来,只是突然间很伤感,伤感的她以为生活毫无意义。

  这一刻,白瑶瑶内心那种悲观的情绪完全流露出来。

  她走着走着,转入了巷口,因为这里的巷口带着古风古韵,却也清幽异常,几乎很难看到人影。

  一个个类似四合院的古建筑依次而立。

  白瑶瑶在一处石阶停了下来,然后坐在上面,环抱着自己的双腿,默默的哭了起来。

  她真的很想有个家,很想有人陪着,她只是太孤单了,只是太没安全感,也没方向感。

  平日的时候,她都是在人群里笑,在军队里努力,可是走出来,看遍热闹的风景,才知道她是那样的多余和孤单。

  以前或许因为有段炎昊,她有人陪着疼着,她可以自我安慰,一点点走出以前的阴影,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很可笑,一直都知道段炎昊可能有故事,却没想到他是别人的姐夫。

  白瑶瑶的心里很疼很疼。

  只有现在没人的时候,她敢默默的哭。

  以前她也是乐观坚强的人,可是不知为何,现在心里很脆弱,越来越容易哭了。

  还好现在没人,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哭。

  当西容子烨找到白瑶瑶的时候,就看到她蜷缩的坐在那里,肩膀一抽一抽的,似乎在哭泣。

  西容子烨脚步停了下来,就在离白瑶瑶不远处停着,他看着她,心跟着一抽一抽的。

  他的瑶瑶在哭,虽然她将头靠在臂弯里,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一眼就知道,一眼就能明白内心的思念有多浓烈。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