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也有的人认为,总统那是自己作的,有时候不珍惜,真的会失去一个好女子。

  他们认为,这么久了,新闻发布会出去,那个姑娘一定可以看到,看到反而没回来,也没任何信息。

  那就说明那个女子是不会原谅总统的。

  西容子烨自然也听到了民间的很多议论,对此他只是淡淡一笑,他其实只是将痛苦掩藏在内心深处,感受那一寸寸的疼痛,似乎也能理解白瑶瑶曾经的心情。

  他其实知道市民们说的不错,白瑶瑶或许看到了新闻,可是她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也说明了一切。

  即使内心知道她可能不会原谅自己,可他还是渴求那一份希望。

  他现在甚至都觉得,哪怕见见白瑶瑶也好,他真的太想她了。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她了,如今他手头甚至连一张白瑶瑶的照片都没有,他即使想她,却也见不到,看不到。

  只是在脑海里勾勒她的影子,即使这么久了,他会发现,脑海里白瑶瑶的身影依然那么清晰。

  清晰的让他疼痛,有时候他觉得心都疼的不是自己的了。

  对他来说,唯一宝贵的东西就是那件毛衣,白瑶瑶没织完的毛衣。

  对他来说,那是最珍贵的东西,他一直都好好安放着,因为那也是白瑶瑶留给他的唯一东西。

  对所有人来说,总统越来越孤僻,也越来越沉默,除了关于国家大事上的事情,他几乎很少说话。

  跟在他身边的人,也都觉得总统变了,整个人的背影都变的凄冷萧瑟。

  或许没有人能安慰到他,也只有他要找的那个女人才能温暖到他的心。

  眼看过年的脚步越来越近,西容子烨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万家灯火,繁华之地,那样的热闹。

  但是他处于热闹中,感受到的只有孤寂和落寞。

  商场、街道、灯火辉煌,喜庆的音乐,还有装饰的红色,在他看来,也提不起一点精神。

  没有那个人,即使再热闹,也是虚无。

  “总统阁下,您该吃饭了。”

  西容子烨每次看到饭菜,也总会想起白瑶瑶为他洗手作羹汤的身影,想起她做的饭菜,心便一阵抽疼。

  再看这些饭菜,西容子烨也提不起食欲来了。

  西容子烨只是淡淡道:“放那吧”

  “总统阁下,医生交代了,您一定要按时吃饭,养好身体,您的胃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她们这些白院的女侍,虽然知道总统曾经对白姑娘不太好,白姑娘也伤透了心,可看到总统阁下现在这个样子,她们也免不了担心,为总统阁下心疼,内心也希望白姑娘能够回来。

  西容子烨实在是没心情吃饭,有时候他都是勉强自己吃一点。

  “总统阁下,您保重好身体,白姑娘回来了,你们才能好好在一起。”

  果然提到白瑶瑶,西容子烨神色有些动容,是呀,他必须保证好身体,才能在瑶瑶回来时,好好照顾她。

  他有太多的事情想为她做了,想为她做饭,想陪伴她,哄着她开心。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