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大人,儿子是为你好,后宫不得干政,谢氏从千年历史上隐退,便是这个祖训。”谢黎墨嘴角含笑说道,对待自己的母亲心存温暖。

  “就你打趣我,行了,我知道自己的儿子迟早会打破这一切,只是母亲总担心你一个人,你都三十了,该成家了。

  以前的事情母亲也听说了,你别管那些,不能一辈子耗上吧,不值得。

  母亲是过来人,咱们谢家这样的家族,不需要什么联姻,母亲也不赞成,你为自己活一次。

  你娶个对你好,知冷知热的女孩就行,母亲相信你的眼光……”

  电话那边的女子似乎有无数的话要说,那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牵挂和不放心。

  “母亲大人没见过,会知道好坏?”谢黎墨挑了挑眉,和母亲谈话总归是放松的。

  “你这孩子,娶妻子关键是你觉得合适,觉得喜欢,毕竟陪你一生的是你的妻子,而不是我们做父母的。

  我和你父亲相扶相持,也是因为我们都明白,彼此是白头偕老之人,是相互温暖依靠的人。

  对于你的那一半,我们做父母的只能给你一些意见。

  不过我儿子这么优秀,看好的女孩定然也是不错的,只要你喜欢,母亲就喜欢,你父亲也不会有意见的……”

  却说云碧雪下了决定后,穿上外套,拿起钥匙来到停车场,开着自己那已经破旧的老车,将油门踩到底,一阵飞车,横冲直撞的来到帝豪。

  下了车,她什么也不顾,买了张路边最新报纸,直接往早晨离开的那个总统套房里走去。

  看到门关着,云碧雪心里是忐忑的,更是不安的,她怕他已经离开了这里,她怕回头再找到谢黎墨,自己会没有勇气跟他说内心决定的话。

  所以内心她祈祷,他一定要在。

  “砰砰砰……”急匆匆的敲门声响起,谢黎墨如远山之眉微微一皱,手中的遥控器一动,门缓缓打开。

  云碧雪在门口处静静的看着坐在那里的谢黎墨,清丽的眼中光芒纯澈如泉,更是星光点点。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大步走到谢黎墨身前,将报纸放在谢黎墨身前,然后开口道:“谢黎墨,我嫁给你,你敢娶我吗?”

  说完后,云碧雪便睁着眼睛目光一直锁在谢黎墨身上,几乎不放过他的任何表情和情绪变化。

  可惜他是坐着的,她只能看到他如诗画的容颜,还有那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中的一片光芒。

  云碧雪说完后,便不允许自己后退。

  半晌后,在她的勇气和热情一点点快退却时,他才轻轻抬头,露出那双潋滟醉人的眼眸,里面闪烁的亮光几乎能一下子温暖云碧雪的整个心房,“我们现在去民政局领证,相信我,未来的谢夫人,你家谢少不会让你有机会后悔的。”

  一句话,让云碧雪沉落下去的心一下子升了起来,她也露出了最真切的灿烂笑容,这样甜蜜灿烂的笑容似乎能感染人。

  此刻在她快绝望的时候,是他给了她温暖和希望,“谢少,我会是个很好的夫人,也不会让你有机会后悔今日的决定。”

  她觉得这一刻,她的心飞起来了,终于明白古人的一句诗了,叫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