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露本来就在想,怎么找理由晚上和他在一起,现在皇逸泽开口了,她自然要答应的。

  她不是说不矜持,只是她认定了皇逸泽,所以才想放下所有的顾虑,好好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皇逸泽其实还是很疲惫的,甚至都有些发困,但是抱着云碧露,听着她的声音,闻着她身上的气息,他是舍不得入睡的,因为一睡觉,时间又就很快过去了。

  而他年前能陪伴她的时间就会变小。

  两人其实都小心翼翼的体会彼此的心意,哪怕静静的坐着,看着彼此不说话,心里也是满足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云碧露坚持看看皇逸泽身上的伤口。

  皇逸泽最后还是没有拗过云碧露的坚持,在她幽怨控斥的眼神下,缓缓解开衬衣的扣子。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转而明亮的目光,突然觉得这场景这感觉很怪异。

  还没等他说哪里怪异,云碧露砸吧着嘴道:“皇逸泽,你有没有觉得,我在逼迫良家妇男的感觉”

  听到这句话,皇逸泽的手一抖,差点一口气上不来,他眉心不断的跳着,看了一眼云碧露。

  云碧露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差点惹着他了。

  她嘟囔道:“你看你不情不愿的样子,就是我说的那样。”

  皇逸泽手一个颤动,将一个扣子直接用力给扭了下来,他一个伸手,一个翻身,然后将云碧露压在怀里。

  他目光暗沉幽幽的看着云碧露道:“碧露,你说现在是哪样”

  云碧露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呼吸急促,不假思索的开口道:“现在是绵羊变成大灰狼。”

  说了这句话后,云碧露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这是说了什么呀

  “丫头,那我就化成狼。”说着,皇逸泽根本不给云碧露考虑的时间,一个深吻吞噬了云碧露的呼吸。

  皇逸泽的手更是到处点火。

  云碧露头脑差点如绚烂的花般炸开,但她依然在努力保持冷静。

  还好她学了点武术,云碧露一把抓住皇逸泽的手,急喘道:“皇逸泽,不行,你有枪伤,绝对不行。”

  就算是她多么愿意,她也不能枉顾他的身体,他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皇逸泽看着被云碧露紧紧抓住的手,看着她的眼眸,那里面没有任何不愿,只有担忧。

  他急喘了几下,努力平复内心的激荡和情绪,然后坐起身,将云碧露拉起来,“好好的,不要在挑战我的忍耐力。”

  云碧露嗫喏的道:“我没有,我帮你解衬衫,我看看你的伤口,要不我老是担心的睡不着。”

  皇逸泽点头。

  云碧露立马三下五除二,快速的帮皇逸泽将衬衫的纽扣解开。

  当打开衬衫后,云碧露看到皇逸泽胸前狰狞的疤痕,疼的身体跟着颤了好几下。

  她眼圈开始发酸,伸出小手,轻轻去抚摸,又不敢太用力,还一直观察着皇逸泽的神情,“你身上到底有多少出伤口”

  这几处伤口,让云碧露看了,心都在抽动。

  皇逸泽舍不得她难过,安慰道:“不是说过,看了不难过吗这些是小伤口,不碍事的,现在不也好好的吗”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