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露第一次觉得,那样完美强大的皇逸泽,也是有脆弱的时候。

  云碧露小心翼翼的看着,轻手轻脚的坐在他旁边,就这样看着他,也觉得心是满的。

  原来喜欢一个人,喜欢的深了,他的一个呼吸,一个皱眉,都能牵动你的情绪。

  云碧露就这样看着看着,明明想趁着这个机会看看他身上的伤,但有觉得,他的休息最重要。

  所以她不敢打扰,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尽量放轻,生怕吵着他。

  这一次仔细看,云碧露能发现,皇逸泽看起来没变化,但是仔细看是有变化的。

  他脸上消瘦了些,以前轮廓特别精致,现在瘦了一些,就越发精致,但看着憔悴又疲惫。

  他以前的脸色很好,可是现在就有些发白,一定是长久劳累造成的。

  云碧露再看桌子上的饭,有些懊恼,做的有点少,应该多做点,多打几个鸡蛋,多加点营养。

  云碧露脑海里都恨不能出现十全补汤。

  皇逸泽也是真的累了,他身上的枪伤刚好,他便迫不及待的来找云碧露。

  他记得他和她说过的每一句话,记得他答应的事情,无论多晚,他都不能食言。

  所有属下都不赞同他的出来,可是他是少主,他最后坚持,别人也没办法。

  他还记得父亲看他的时候,问道:“是什么样的姑娘,领回来看看吧”

  他当时跟父亲说,“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现在就将她领到黑龙党这样的环境里,你保护不了自己所爱的人,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保护。”

  皇逸泽的父亲被这句话一下子刺伤,脸色煞白,似想到什么悲伤的事情,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所以,你拼命的出任务,就是想将所有敌人解决,想将黑龙党内部不服你的人剔除,然后好为那个姑娘铺路”

  “不错,有危险我便解决危险,有敌人,我便杀光敌人,我会保护好她。”

  皇逸泽的父亲气极道:“所以你就用你自己为饵,急功近利,你知不知道,你从来没受过伤,这几次差点送命”

  当时他只是坚定的道:“我不会送命的,我会好好活着,因为她需要我。”

  这一次,他和父亲的谈话不欢而散,但是他无论做什么事情,心中都有数,他不会让自己有危险的,因为他的丫头需要他,如果他真出事,丫头一定会伤心难过的。

  她已经没了爷爷,他不想让她再失去什么,而且通过线索,他一直在帮她寻找,或许会找回她的爷爷。

  这一次皇逸泽睡的很是安稳,或许身边有云碧露的气息,他潜意识里愿意放松自己。

  只是梦中,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处理,他的眉心也开始皱起。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皱着的眉心,就仿佛自己的心也跟着揪起来了。

  她特别特别的想为他将眉心抚平,可又怕自己吵着他,云碧露抿着唇瓣,内心复杂又纠结。

  若是以前,云碧露看着皇逸泽睡觉,肯定是色心起,可是这一次,她心里一点这种想法没有,有的只是难过,替他难过,不想让他这样疲惫,还是希望看到以前那个他。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