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袁双蕊点头道:“那是自然。”

  回答了后,袁双蕊气的一肚子火气,她这面的人被打了,她被气着了,对方的人一点事都没有,反过来,她还要保证和平相处,她都快吐血了

  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她又不能发作,又不能反悔,以后也不能明目张胆找着几个人的麻烦。

  否则就会被当做她言而无信。

  韩慕白看向吕素妍,道:“你觉得呢”

  吕素妍被美色迷的晕头转向,自然是百般答应,“这样挺好,挺好。”

  韩慕白对众人道:“既然都没事了,大家也都散了,该忙什么忙什么,我们也该离开了。”

  说着,韩慕白和袁双蕊转头便要离开。

  云碧雪松了口气,刚直起身,要扯开头发,可刚扯开眼睛,就看到韩慕白转身看过来,她立马闭上眼睛继续遮挡。

  韩慕白看到那双眼睛,觉得熟悉感又来了。

  袁双蕊此时拉着韩慕白正急着往外走,道:“慕白,再晚了,就来不及了,有一个拍卖会,有一副很好的古画,是你一直喜欢的那副。”

  收藏古画,是韩慕白唯一的兴趣,所以他也将这里的事情暂时收在脑后,和袁双蕊一起去拍卖会了。

  在车上,袁双蕊在想刚刚云碧雪那反应,她觉得,云碧雪一定是害怕韩家的势力。

  她那是害怕韩慕白的反应,所以故意提起秦家。

  还好韩慕白一切都不知道,秦家对她来说已经是久远的记忆了。

  以前袁家在帝都还不算多么厉害,其实就是从那时候起,借助那个契机,一步步袁家发展到现在的位置。

  而她也因为这些年的努力和所做的一切,被家族承认,定为下任继承人,还得意和帝都最优秀的男子韩慕白定亲。

  这一切都是她乐意看到的,可是今天她才慌乱了起来。

  即使把一切都忘记了,但那些事情依然存在,就像一根刺一样,不上不下,但总会扎到她。

  她不知道云碧雪知道多少,但是云碧雪从宁安市而来,一定是了解点的。

  关键在秦家和秦淮翎身上,秦淮翎还活着,对她就是威胁,若是她可以

  袁双蕊惊的差点出了一身冷汗,她竟然对秦淮翎产生了杀意

  那个少年曾经是真的对她很好很好,可是豪们里,首先是利益和权势,再是爱情。

  无数次午夜梦回,她也会梦到那个美好的少年。

  袁双蕊闭上了眼睛,不再去想。

  韩慕白也是第一次看到袁双蕊情绪如此低落的样子,他能感觉出,袁双蕊有心事。

  不过他聪明的也没多问。

  却说,在人都走了后,云碧雪将头发一把撩开,深深吸了口气。

  田小娟、陆麦麦等六人立马担心的扶着云碧雪,生怕她怎么了

  经历刚刚这一事,六人是彻底将云碧雪归为最重要的朋友了。

  云碧雪悄声道:“吃饭的时候告诉你们,走,我们先去顶楼吃饭去。”

  七人到了顶楼,云碧雪才开口道:“我认识那韩慕白,之所以挡着自己,是暂时还不想让他认出来,免的节外生枝,你们也不用怕袁双蕊,她不敢对你们如何。”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