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在这样的情形下,帝都的世家豪门开始清洗内部蛀虫,大批量的换血,在这样的换血过程中,也是谢氏安插人员进去的最好机会。

  可以说一步步的,都在按照谢黎墨的计划进行。

  谢黎墨能通观帝都全局,将所有的世家都算在里面,开始运筹帷幄。

  谢五和谢六看着谢少在一步步撒网,内心也是畅快不已。

  帝都的很多官员们都是世家的走狗,当初桂县针对谢少,让少夫人那样痛苦,这次逼的谢少如此狠辣出手。

  自从回到帝都后,云碧雪连续两三天就一直睡在热炕上,她觉得睡热炕,早晨起来的时候,全身都舒爽不已。

  这种暖和劲真的不能比。

  连续两三天,谢黎墨也是跟狼一样,将云碧雪拆吞入腹,几乎都不带商量的。

  每次云碧雪求饶,谢黎墨便会说,“阿雪,我们不是想要个孩子吗我在很努力的。”

  云碧雪欲哭无泪,也不带这样努力的,她腰都快断了。

  不过睡热炕有一个好处,就是一晚上再怎么折腾,第二天身上的酸疼也会消去一大半。

  谢黎墨做好饭了,来到炕边,看着云碧雪已经睁开了眼睛,道:“醒来这么早不再多睡会”

  云碧雪摇了摇头,“回帝都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再偷懒了,而且腿也好了,是该忙碌了。”

  云碧雪说着,便坐起身,她没注意,被子这样一滑,便露出精致的锁骨肌肤。

  谢黎墨看着,目光变的潋滟幽暗,里面似有海浪在翻滚,带着灼热的视线,仿佛能将人燃烧。

  云碧雪正要穿衣服,冷不丁被谢黎墨一抱,还不等回神,便被一个缠绵的吻堵住了嘴。

  “唔”云碧雪睁大眼睛,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宿,今天早晨还

  谢黎墨轻抚云碧雪身上如滑绸缎的肌肤,在她耳边轻叹道:“阿雪,你知道的,你饿了我一个多月。”

  云碧雪脸色娇红,锤了下谢黎墨的胸膛,“那也不能一两天就补回来的。”

  谢黎墨轻吻她的耳边,温声道:“乖,是我自己控制不住。”

  自从桂县回来后,两人都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碰心中的伤痕,都没完全放轻松,如今这次从宁安市回来。

  她心情豁然开朗,连带着他也跟着心情变好,而且她腿也完全好了,不缠绵自然对不住他对她的深情。

  云碧雪看着外面的天色,推了推谢黎墨,“都早晨了,这两天我什么都没做。”

  “阿雪,别乱动。”谢黎墨潋滟的眸光中闪着幽暗的色泽,那是云碧雪不容拒绝的火热。

  “黎墨,我”她觉得,自从这次回来,谢黎墨在这方面的热切比任何时候都强烈。

  她心里也能理解,两人差点经历生死别离,即使内心压制的情意也被激发出来,或许想压制也压制不住。

  她爱他,他也爱她,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吗

  云碧雪神色一软,她主动轻吻谢黎墨的唇瓣。

  谢黎墨身体紧绷起来,全身叫嚣着,他抽了口气道:“阿雪,这次真控制不住了。”

  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