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看着姬琼心灿烂的笑容,只觉得有些羞愧,“阿姨,让你麻烦了,本该我起来做饭的。”

  “看你这孩子说哪去了,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能给你们做饭呀,我心里也高兴。”姬琼心没那么多的讲究,心里也没那么多在意,在她眼中,只要一家人开心就好。

  谢黎墨扶着云碧雪坐下,将筷子递到她手里,“多吃点,这些可都是为你做的。”

  云碧雪低头轻轻踩了一脚,当她是猪呀,多吃点,可是当着姬琼心的面,还不能说什么。

  不过看着满桌的饭菜,对上谢黎墨温柔的眼眸,再看婆婆姬琼心眼中的关切,想到以前所经历的一切,眼中泛起泪光,她真的特别珍惜现在,也特别感谢谢黎墨,是他给了自己现在的一切。

  不由的泪光点点。

  “怎么光拿着筷子,快吃,鸡蛋呢,虽然没什么新意,但每天都要吃,黎墨说你不吃油腻的,我就做了茶叶蛋。”

  云碧雪点了点头,刚要伸手去拿,谢黎墨的手已经快她一步拿过去了,“太烫了,刚出锅,还是我来给你剥吧”

  虽然平日谢黎墨在家的时候,早饭也是这样照顾她,可现在婆婆在眼前呢,她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姬琼心,发现姬琼心正低着头舀粥,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并没多大奇怪。

  谢黎墨剥完就递给云碧雪,一切很自然,动作间也是优雅至极。

  云碧雪有时候都觉得,谢黎墨无论做什么,都是赏心悦目的。

  姬琼心看着这一幕,很是欣慰,“碧雪呀,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放宽心,有黎墨在,天塌不下来的。”

  姬琼心这句话也是意有所指,也是对谢氏的自信。

  谢黎墨了解自己的母亲,自然明白母亲早晨可能知道些什么,“母亲,出去买东西,是不是遇到什么人什么事了”

  “今天早晨的新闻上,沈家和贾家打了起来,闹的沸沸扬扬,新闻上说,沈家曾经派人要置碧雪于死地,两家最早在一起也是想对付你。”姬琼心作为谢家主母,头脑智慧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只是一点信息就能让她猜到全局。

  但姬琼心又是极为有魄力的,即使知道了,她也不会去管,她在黎墨小的时候就是完全放手,让他自己去成长。

  而且对谢家来说,沈家和贾家真的就是蚂蚁般的存在。

  “母亲不必担心,这事我心里有数。”说着,谢黎墨眼中闪过危险的光芒,沈家最不该犯的错误是当初和沈老太一起对云碧雪下手。

  所以无论如何沈家都会走向灭亡,如今给沈家蹦跶的机会,也是让事情闹的越大越好,从而也敲敲其他豪门的头,别想把主意打在他夫人身上。

  如今对谢黎墨来说,云碧雪就是他的逆鳞,触之即死。

  所以沈家和贾家的事情,虽然两家闹的不可开交,成为整个宁安市的笑话,但是其他豪门贵族观望中,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宁安市的掌权者。

  这段时间,豪门所有的阴谋都败露,谢黎墨和云碧雪的联合,那就是强强联手,夫妻两个对敌人的手段真的让人措手不及。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