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都有些不好意思,看着乡村的房子,在屋子里站着,都觉得明亮宽敞,而且屋子里虽然没暖气,但是也不冷。

  谢黎墨是入乡随俗,对苏冷寒道:“我们都忘了带点东西来,怎么好意思喝茶,苏冷寒,你也别忙活了。”

  苏冷寒将阳阳放在炕上,然后就去拿茶叶,“这些都是邻居送的,我爸平日也不怎么喝,都是来客人时招待。”

  阳阳一个人就坐在炕上笑着玩,炕上有她的好多布娃娃,她就那样抱着,也不哭不闹。

  云碧雪觉得这孩子真是懂事乖巧,让人不得不喜欢。

  她帮阳阳拿玩具放在她手中,手碰到炕,觉得热气暖暖的,她伸手摸了摸,“这炕这么热”

  “是呀,冬天天冷,每天就多烧火,院子里堆的那堆柴火,是我秋天的时候,跟父亲上山去砍的,还有很多草,是从地里捡的,这样一冬天烧火就够了。”

  谢黎墨拍了拍苏冷寒的胳膊,“怪不得觉得你黑了。”

  “天天在太阳下忙活,能不会就怪了,不过我挺喜欢这样,肤色算是比较健康。”

  说笑见,苏冷寒已经给几人将茶水泡好了,然后赶快招待谢黎墨和云碧雪上炕。

  云碧雪不太好意思,谢黎墨倒很随意,上了炕后,他坐下来时,突然觉得有些别扭,不知腿该如何姿势。

  看着苏冷寒在炕上将腿盘了起来,谢黎墨也跟着这样去盘,可是他还真是不习惯,盘不起那样的姿势。

  云碧雪在旁边看着,眉眼弯弯,都笑出声来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家谢先生这样的神态。

  一直以来跟神一样存在的谢先生,也有如此窘迫的时候。

  苏冷寒开口道:“没事的,我一开始住乡村的时候,都不适应,在炕上坐一会,就坐不住,我一开始也不会盘腿坐炕,时间长了就好了,现在只要一进家,没什么事的时候,我们都上炕,而且招待客人,都是在炕上。”

  云碧雪听着,点了点头,她没上炕,看向灶间。

  苏母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笑容,跟一个普通农妇一样在忙碌。

  但是她脸上却流露出满足的神色,没有抱怨没有傲慢,仿佛褪去了那些繁华,只留下了最朴实的一面。

  “他爸,火少一点,太旺了,少放点草。”

  “都放进去了,先这样烧着吧,等待会我少放点。”

  “恩,你去帮我洗洗菜”

  “是哪些菜”

  “就是那白菜。”

  云碧雪听着看着,感慨不已,如今看来,苏父和苏母过的也是不错的,就像真正乡村的老夫老妻一样,在相互扶持。

  云碧雪叹了口气。

  谁都无法想象,曾经那样骄纵挑剔的苏母会变得这样朴实热情,而曾经是一家之主什么事都不做的苏父竟然也开始绑着苏母忙活家务活了。

  苏冷寒自然听到她的叹声,顺着她的眼光看向灶间,他眼中也露出一丝柔光。

  苏冷寒解释道:“一开始,我爸妈不太习惯,但这里的民风真的很淳朴,生活也很简单快乐,到后来,他们就喜欢上这种生活方式了,比在苏家快乐多了。”

  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