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姜父因为不能活动,只能气的脸色涨红,一双手都在抖着,似乎想控制不住去打姜静姗。

  “你还说你怎么了,我们姜家可是谢氏的附属家族,是暗桩,你竟然敢,你竟然敢你害死了姜家”

  姜父现在也是悔恨,他怎么也不知道云碧雪就是谢黎墨的夫人。

  他当时觉得耳熟,姜静姗又反复强调是个土包子,没什么背景,他才放心让她去出气的。

  哪想到,是谢少夫人

  谢六故意给姜父解开了绳子,不过有一部分还缠在他的腰间,绳子的头落在谢六手中。

  这样一来,姜父虽然手脚能活动,但还是不得自由。

  姜父得了空,就开始对姜静姗拳打脚踢起来,“你这个混账东西,混账东西,打死你,打死你”

  “爸,我是静姗呀,我是静姗,你怎么能打我,你不是最疼我的吗噗”

  最后姜静姗都吐血了,可见姜父用了多大的力气,最后他打的都气喘吁吁的了。

  也不知是真生气,还是为了打给他们看的。

  云碧雪看着这一幕,真觉得心寒,好歹也是自己女儿,怎能下这样狠的手。

  姜静姗也是心凉心寒,纵然她有太多的过错,可这是自己的父亲呀,不想着救她,反而怪她打她

  “哈哈,哈哈”姜静姗满口血,掉了两个牙齿,却不顾疼痛,哈哈的大笑。

  姜父心有些不安,“你笑什么”

  “我笑你,都说豪门没亲情,我现在还真是相信了,你只是利用我噗我是你女儿其实你心里根本就是冷血无情你只只管家族利益”

  “静姗,这些年来,没有姜家,哪有你这些年的享受,你想怎样就怎样,没有姜家给你提供的这些,你能享受的了到最后,你竟然要害姜家”

  云碧雪别过脸,不想再看,姜父和姜静姗毫无人情的指责对话,让她心里都发凉,觉得很凄凉,连点人情味都没有,让人心情实在好不起来。

  谢黎墨摆了摆手,将这些交给谢五、谢六处理。

  姜家他早晚要处理,不过还不急于一时。

  他揽着云碧雪道:“走吧,我们回去。”

  云碧雪点头,“恩,先把孩子给苏家送过去吧。”

  “恩。”

  “我看阳阳一直昏睡着,是不是姜静姗给她吃了什么东西”

  谢黎墨看了看阳阳的气色,觉得没什么问题,“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赶快下山,找个大夫看看。”

  谢黎墨和云碧雪先带阳阳去医院看了下,医生说只是中了一丁点迷药,醒来就没事了。

  两人这才抱着阳阳去苏家。

  开车半路上,云碧雪给苏冷寒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找到了阳阳,他们一会就去乡村,送过去。

  苏冷寒在电话里,都喜极而泣,“云碧雪,谢谢你们夫妻,真的太谢谢了,你们是阳阳的恩人。”

  “苏冷寒,你别这么说,事情因我而起,没事就好,你们在家等着就行,你们那是叫什么村”

  “叫关桃村,我去村头接你们,我家住在村子的东头。”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