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的心情也是激动的,一个多月了,做任何事情都不方便。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再耽搁了。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温婉的笑容,轻抚她的发心,他知道,也只有在自己面前,她才会这样轻松的笑。

  这一个多月来,两人也都没提关于爷爷的事情。

  云碧雪不想让谢黎墨难过,暂时没告诉他。

  而谢黎墨不想再提云老爷子的事情,怕让她再想起悲伤的事情。

  而且他派人去查,虽然线索很难查,但也有了蛛丝马迹,他在心里不相信云老爷子就这么没了。

  云碧雪手被谢黎墨握在手里,但她还是会激动紧张,手心都出汗了。

  谢黎墨不断的在她耳边道:“放心,腿一定没事的,相信我。”

  “恩,我就是很开心,马上就可以站着,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一个多月来,辛苦你了。”什么事都是谢黎墨亲力亲为,云碧雪看着他忙碌的身影,都暗中心疼。

  而且她觉的,谢黎墨一直都给她调和营养饭食,她原来瘦下的肉也一点点增回来了。

  谢黎墨吻了吻云碧雪的手,给她将手心的汗擦了擦,道:“我们是夫妻,说什么辛苦不辛苦。”

  他一直觉得亏欠她,他心甘情愿的照顾她,就算是她腿好了,他也舍不得让她干点什么。

  拆完石膏,医生开口道:“恭喜少夫人,骨骼愈合的很好,你这个算是比较轻微,而且修养照顾的好,以后也不会有大碍的,不过保险起见,这两天慢慢下地行走,不能剧烈活动”

  云碧雪和谢黎墨都认真的听着,需要注意什么事项,谢黎墨是比云碧雪都认真上心。

  这一天,云碧雪和谢黎墨都很激动,谢黎墨开口道:“阿雪,今天是值得庆祝的日子,你想吃什么”

  云碧雪刚想说想吃海鲜,可她突然就想到了爷爷,就觉得什么都不该庆祝的。

  但云碧雪又不想让谢黎墨担心,便开口道:“我们自己在家做点面条吃吧”

  “好”

  谢黎墨能看出来,云碧雪有时候都在内心折磨自己,他真是盼着云老爷子活着,或者他该赶快和云碧雪有个孩子,这样她心情应该会好起来的。

  其实腿愈合后,云碧雪第一个想的,就是去宁安市祭拜看看爷爷。

  但是爷爷的事情,她不知道如何跟谢黎墨说。

  寒冬腊月,天气说变就变,大雪纷纷而至。

  云碧雪站在窗前,看着雪花,都有些恍惚,仿佛现在还在宁安市,仿佛一切都没变。

  在她陷入思绪中的时候,云碧雪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喂”

  “云碧雪吗你还记得阳阳虽然不是你的孩子,但你也应该牵挂着她吧”

  云碧雪听不出对方的声音,知道对方可能采用了变声装置,她厉声道:“你是谁,到底想怎么样”

  手机里传来对方猖狂的声音,“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不要来救阳阳云碧雪,你也用心对这个孩子了你来,她活,你不来,她死。”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