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黄王殿下夏君炎黎听到守门的禀报,眉心动了动。

  他对着身边的中年男子道:“阿伯,你说我该管吗”

  “殿下顺着自己心走即可。”

  “当初安夜轩阴差阳错的帮了浩儿的母亲一次,而我也一再破例见了他。”

  中年男子叹道:“安家的这个孩子心性变了,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

  夏君炎黎沉思道:“阿伯,你不觉得奇怪吗”

  中年男子一怔,“确实奇怪,以前这个安夜轩阳光明朗,性情极好,但是现在是越来越自负,刚愎自用,也越来越冲动狂躁。”

  夏君炎黎叹道:“不错,我怀疑有人对他用了什么,具体用了什么,我们就不知晓了,我已经隐退,不想再管这些事情,阿伯,你多留意下吧”

  “是,殿下。”

  夏君炎黎想了想还是开口道:“阿伯,你去告诉他,他只能最后见我一次,是选择这次,还是以后,让他选吧若是他执意这次见,就让他来吧”

  “是”

  安夜轩性情急躁,既然能见,为何要等到以后。

  当他说明来意,说想让黄王帮忙开口,稳固他的继承人之位。

  夏君炎黎目光露出奇怪,深深的看着安夜轩,突然叹了口气,他是真觉得安夜轩可能无药可救了。

  “安夜轩,为何一定要执着于权利”

  “殿下,您可能不知道,对于我们这种豪门世家来说,我一旦失去权利,相当于什么都不是。”

  夏君炎黎试图劝说,“安夜轩,你只是不愿意正面面对,就算是脱离安家,你也可以去过简单自由的生活,为何一定要困在那个笼子里”

  安夜轩摇头,他不愿意接受没有权利的日子,“只求黄王殿下能帮我。”

  “安夜轩,你到现在没有任何后悔的”

  安夜轩皱眉迷惑不解,有什么后悔的需要后悔什么

  “安夜轩,你作为一个男子,三番两次针对一个女子,况且那女子并未对你做什么,这非大丈夫所为。”

  安夜轩身体一颤,他知道黄王说的是云碧雪。

  看着安夜轩执迷不悟的样子,黄王殿下失望的道:“安夜轩,你走吧,我不能帮你,当初你帮了浩儿的母亲一次,而我已帮你很多次,早已还了这份情。”

  安夜轩不敢相信,他看着黄王,道:“殿下,只有你能帮我的。”

  夏君炎黎起身,淡冷道:“安夜轩,你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谁也救不了你,只有你自己能救自己。”

  黄王殿下的话一语双关,可惜安夜轩不会明白的。

  待安夜轩被送走后,夏君炎黎对身边的中年男子道:“阿伯,你能看出什么来吗”

  “殿下,我只能看出他眉心隐有暴戾之气,具体什么原因看不出来,殿下,难道这世界上真有什么旁门左道”

  夏君炎黎轻叹道:“或许有也或许没有,希望是我们多想了。”

  安夜轩走出一半的路,却碰到几个纨绔子弟,他们看到安夜轩,哈哈笑道:“就是他,听说在宁安市,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