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皇逸泽可以想象,云碧露从电话挂断到现在,经受的是什么煎熬,他都能听出她声音里的颤音。

  所以他才要跟她报个平安。

  云碧露是不喜欢哭的,可是此时听到他说没事的声音,突然就激动的想哭了,“皇逸泽,你怎么这么坏,你怎么就让自己遇到危险呢”

  “碧露,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皇逸泽,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叫你少主你为什么那么忙,有那么多事情,还总是遇到危险呢”

  云碧露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以前可以压制住,但这一次提心吊胆了半天,情绪再也压不住了,她就是想知道,所以就问出口了。

  皇逸泽微抿唇瓣,神色一凝,不知如何开口。

  云碧露一直没听到他的声音,淡声的道:“皇逸泽,你不愿意告诉我就不告诉吧”

  这句话里带着透着云碧露失望的语气。

  皇逸泽知道,他再不说,会伤了这丫头的心的,要是伤了,不知再怎么补回,他幽叹一口气道:“等你放寒假前,我回学校亲口告诉你好不好”

  “好,你不许食言。”

  皇逸泽坚定道:“一言为定。”

  云碧露知道,皇逸泽只要说过的话,定然是奉行的,他从不打诳语。

  “那我知道了,你赶快处理你的事情吧,我们回头再聊。”云碧露知道,作为一个少主,从危险转安全,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安抚属下,比如召开会议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皇逸泽对云碧露的聪明懂事特别的欣慰,她总能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即使她想和自己多说会话,她也会忍住。

  “好”

  待挂断电话,皇逸泽才让人安排他进手术室,将胳膊上的子弹取出来。

  a国帝都

  即使云碧雪因为腿伤,整日在家里待着,但她依然努力收集资料,将全国的资料就往脑海里吸收,尤其帝都的,政治军事等方面,她都不落下。

  她也不忘暗中安排很多事情,一个是针对安夜轩的,一个是针对乔木婉的。

  她云碧雪不是好欺负的,她会一点点折磨他们的。

  听说安夜轩满嘴泡了,她让安排在安家的人适当的给安夜轩安排更加上火的菜。

  乔木婉在国外的唯一一个公司史来菲公司,也被云碧雪安排的人炸了,还给警方呈递了史来菲公司借机敛财违反规定的证据。

  她相信乔木婉会很痛苦的。

  在大学的时候,虽然不是特别了解楚菲儿,但也知道楚菲儿将什么看的最重要,她是个孤儿,所以更看重自己一手创建的东西,比如她的公司,给她炸了,会让她疯很长一段时间的。

  如今乔木婉在暗,而她云碧雪在明,她想怎么整乔木婉就怎么整。

  安家

  安夜轩被夺权后,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种狂躁的状态里,他能感觉到安家的下人看他都带着异样。

  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状况,曾经高高在上被巴结的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安夜轩觉得,这一切肯定是云碧雪做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