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白瑶瑶听着段炎昊的话,一想也是,以前没人疼她,她自己也没把自己当回事。

  但是她跟段炎昊相处的时候,才体会到被人照顾的感觉,真的很温暖很温暖。

  会让人对生活充满期待,会让每一天都变的有意义,这是她以前都没体会过的。

  看着白瑶瑶不以为然的样子,段炎昊摇了摇头道:“你是女孩子,要先学会爱惜自己。”

  白瑶瑶摆了摆手道:“没事的,反正一晃几十年也就那样过去了,很快,反正也是一培黄土。”

  白瑶瑶自己本就没什么牵挂,所以她骨子里其实有一种乐观又悲观的精神,心态已老,也有种看淡生死的感觉。

  听着白瑶瑶这个论断,段炎昊伸手打了她的头一下。

  “哎吆,干嘛打我。”

  “这点还叫疼生活中会有很多值得你珍惜的,你刚刚那样的想法不对。”

  “无论对不对,反正我就是这样想的。”

  其实她觉得,若不是遇到了段炎昊,若不是现在做了女兵,找到少女时的梦想,她现在或许真的觉得对世界没什么留恋。

  有时候她也会去想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她会明白过来,她以前爱着西容子烨,对他好,其实这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她又凭什么要求他对她好呢

  西容子烨和她非亲非故,她其实也没资格要求他对她好,就如同段炎昊,她贪恋这份温暖,却也不敢靠近,因为她觉得,她也没什么理由去一直享受这份温暖。

  这就是白瑶瑶心中的一份夹杂着悲观和乐观的复杂情绪。

  段炎昊深深而又严肃的看着白瑶瑶。

  白瑶瑶被看的有些不自在,“那个,我脸上有什么吗”

  段炎昊语重心长的道:“瑶瑶,你性子太过固执,这样不好,你要改。”

  白瑶瑶能听出段炎昊语气里的幽叹,微微一笑,然后低下了头,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固执只是她的一个伪装,她其实不想让人看到她心里的脆弱。

  段炎昊能感觉到白瑶瑶情绪的低落,也不逼迫她,将电视打开了道:“看会电视吧,我还有点事情,一会回来。”

  “恩。”

  e国

  自从夏木清烟抢救醒来后,西容子烨只来看过她一次。

  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醒来了,别再做傻事。”

  夏木清烟抓住西容子烨的衣服,很是痛苦的道:“子烨,我不能没有你。”

  “夏木清烟,若是这样的话,你下次再做傻事,我救不了你,因为没人能救得了你,不能因为你的想法,就要禁锢我的想法,明白吗”

  “不,不子烨,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爱你,我是真心爱你的,你不能不顾我的性命,是你一开始对我好,让我爱上你的,这不是我的错”

  夏木清烟几乎失去理智的话,让西容子烨目光越来越寒。

  她将责任都推在西容子烨身上,意思是,西容子烨不和她在一起,就不对。

  西容子烨看着这张脸,就连哭泣就连指责都是这样的虚假。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