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段炎昊看着白瑶瑶训练的身影,冷硬的脸色变得更加冷了,但是眼眸中闪过一丝欣慰。

  他还记得最早白瑶瑶来的时候,作为新人,她的体能和很多项目都是在众人之后的,但是她愣是靠自己的毅力,一点点赶超所有人。

  就连现在,下雪训练强度变小,很多女兵们都在宿舍里休息,有的都兴奋的玩雪。

  可是他还记得,白瑶瑶看到雪的时候,一开始很惊喜兴奋,但是接着她便开口道:“这样下雪天锻炼最能提高自己。”

  说完,她便迎着风雪开始训练,在场地上虎虎生威的风姿,带着英姿飒爽的气息,让人忍不住为之驻足。

  当白瑶瑶在雪地负重跑完后,她又开始在雪地里练习枪法。

  段炎昊能从她的呼吸频率还有时间上,发现她的能力在逐渐增强。

  段炎昊看着手表道:“好了,都两个时辰了,休息下。”

  白瑶瑶站起身,将身上的雪拂落,摸了摸自己有些冻僵的小脸,哈气道:“今天可真是冷。”

  “冷还这么不要命”

  “你不是说过吗真正出任务的时候,只有强者才有机会好好的完成任务,我希望自己是强者,还希望自己能回来。”

  “以前不是还想着牺牲”

  白瑶瑶淡淡道:“以前有过这个想法,不过现在没有了。”白瑶瑶说着,看向段炎昊,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异样的光芒。

  她想,她要是牺牲了,段炎昊肯定会难过的吧。

  段炎昊看着白瑶瑶的目光很是犀利,“以后牺牲的想法不能有,只要用对方法,做足万全之策,我不会让任何士兵无辜牺牲。”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是段炎昊也是意有所指。

  白瑶瑶笑道:“这样严肃做什么我这不加紧训练,提高自己,我都训练了这么长时间,什么时候有机会出任务呢”

  段炎昊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还要接着训练,还有演习,什么时候我说你过关了,你才可以真正出任务。”

  “好吧,谁让你是少帅,听你的。”说着,白瑶瑶上去拉段炎昊,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道:“你的手心真暖和,就算是冬天,也很暖,我的手就不行,就算是夏天依然很凉。”

  “你那是体制微寒,我让人给你熬的草药,你坚持喝,对身体好。”

  “我知道了,对了,段炎昊,我怎么觉得你跟我师父一样,就像古代那种武侠的感觉,山上只有师徒两人,你是师父,我是徒弟,师父说徒弟可以出山了,徒弟才可以去。”白瑶瑶其实还想说,他们会不会来一场“师徒”恋呢

  段炎昊无奈的看了眼段白瑶瑶,转身给她将头上的雪弄落,“照你这么说,你把我当师父了吗我说的话你还不一定听。”

  “现在是新时代,有的要听,有的可以不听的。”

  “油嘴滑舌的,去屋子里暖和暖和,手冻烂了,你这一冬天就不用好好训练了。”段炎昊说着,顺势捂住她塞过来的小手,拉着她进屋。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