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听着云碧雪的话,谢黎墨自然能想到她要做什么,他怜惜的轻抚她的头发,道:“你这刚回来,又开始操心了,先好好休息,别的什么都不要想,交给我。”

  云碧雪蹙眉摇头,“我总想做点什么。”她不再软弱,也不会逃避任何事情,她会让所有人见识到她的厉害。

  她云碧雪从来就不是软柿子。

  谢黎墨神色轻软,“这次听我的好不好,你的腿伤还不好,我实在是担心。”

  云碧雪不想让谢黎墨担心,抿了下唇瓣,“那好吧,我现在先把腿养好,你说我这腿多久才能拆线,完全好起来”

  “需要一个多月。”

  “还要这么长时间,那会应该也快过年了吧”

  “放心,过年前,我会让你的腿完全好起来,专门护理你的医疗团队不是普通医生能比的。”

  “我相信你。”

  只是说起过年,云碧雪想到自己爷爷,心跟着一纠,今年的过年,会很冷清的吧

  她其实很怕孤单。

  想到爷爷,云碧雪呼吸都有些停滞,她低着头,闷闷的,努力不让谢黎墨看出点什么来。

  但谢黎墨是最了解她的,也是最关心她的,她身上的气息变化,怎能看不出来。

  他知道她肯定是想到了爷爷,他总觉得爷爷的事情很蹊跷,他还会让人再仔细查,就不信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对谢黎墨来说,他不相信云老爷子就这么没了,他的直觉一般都没错,这事太蹊跷了。

  任何让云碧雪难过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吃完饭,谢黎墨抱着云碧雪去了卧室。

  云碧雪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怔怔的出神。

  谢黎墨去浴室将热水放好,然后再将云碧雪小心抱起,放在浴室的一个特质的澡椅上。

  谢黎墨轻声道:“我知道你爱干净,这是专门让人帮你做的,这样方便我帮你洗澡。”

  虽说两人亲密了无数次,也有过鸳鸯浴,可是他穿的整整齐齐,帮着她洗澡的感觉还是很陌生的。

  “黎墨,我我自己来就可以”

  看着云碧雪有些不自在,谢黎墨低头吻了吻她的耳垂,在她耳边温声道:“阿雪,你身上哪出是我不知道的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只是帮你,你自己来,会乱动伤着腿。”

  最后云碧雪拗不过谢黎墨,只能乖乖的任由他帮忙洗。

  他将水龙头控制成缓慢的细流,一边控制着洒在他身上,一边用手帮她搓洗。

  云碧雪觉得他手走过哪里,她身体便战栗不已,但是当她抬头看向他的眼睛时,那双眼眸是那样的专注动人。

  仿佛他在做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

  待给云碧雪洗好后,谢黎墨给她擦拭干净,才抱着她上床。

  云碧雪舒适的躺在床上,抱着轻软的被子,身心才有些放松起来,还是在家,在自己家床上的感觉好。

  谢黎墨自己洗完澡后,才出来,上床抱着云碧雪道:“是有什么心事吗”

  云碧雪脑海里正在想这一年来发生的很多事情,她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时,很认真虔诚的道:“黎墨,我们要个孩子吧”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