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谢黎墨的嘱咐很郑重也很严肃。

  男子恭敬的道:“是”他自然知道少夫人的重要性,否则少主也不会动用他们这部分力量。

  待此人离开后。

  谢黎墨打开灯,坐在阳台上的椅子上,开始看资料,当一页页的看去时,他的脸色都变了。

  他脸上的神色很凝重,看的很仔细,同样他也心疼,看到她在帝都为自己担心,看到她一个人的身影,看到她不好好吃饭,他都心疼无比。

  他的夫人,他在她身边的时候,怎舍得让她受苦

  可是当他看到云碧雪爷爷没了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豁然站起身,他绝艳的眼眸睁得很大,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爷爷怎么会不见

  庄园里的保镖和守卫都布置了好几层,他更是每个月都会例行检查,就连云老爷子出门,都是让很多影卫跟随。

  可现在消息上却写着

  谢黎墨几乎握不住这些资料,觉得很烫手,更是很沉。

  再往后看,谢黎墨几乎承受不住,他的夫人受苦了,她那么疼痛那么难过的时候,他竟然不在她身边

  他让她一个女人承受这一切,扛起这一切。

  谢黎墨只觉得连呼吸都带上了疼痛和自责的滋味。

  一时间,谢黎墨只能捂着心口,努力平复这股如海浪般拍打的疼痛感。

  他绝艳的眼中也泛起幽幽暗沉的光芒,脸上也染上了悲沉的气息。

  “咳咳咳咳”谢黎墨握着手中的纸张都有些握不住,因为这一次桂县所受的伤也没完全好,这样一激动,他的旧伤容易复发。

  谢黎墨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已经等不及了。

  在所有的事业在所有的谋算面前,什么都比不上他的夫人重要。

  她受了那么多的苦,他自以为能保护好她,却也让她跟着自己受了更多的苦。

  是他没保护好她,也没保护好她的家人,他有太多无法推卸的责任。

  他想,自己再不做点什么,再见不到云碧雪,他很可能会疯狂的做出点什么来。

  安家,还有徐家,还有楚菲儿,即使云碧雪不出手,他也坚决不会放过。

  谢黎墨再看不下去接下来的资料了,他让人查出王千瑾的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王千瑾此时在病房看云碧雪,“云碧雪,我好歹救了你这么多次,你就是这样冷漠的对待救命恩人”

  云碧雪神色恍惚,抬头看了眼王千瑾道:“谢谢你救了我,我不能否认,但我笑不出来,总不能虚假的对你吧”

  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快治好自己的腿,疗养好自己的伤,她要回帝都见她家谢先生。

  她太想他了。

  王千瑾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翘着腿,眯着妖魅的眼睛,道:“云碧雪,你说你为了他怎么可以连命都不顾了你对他的感情就这么深你们两人在一起也就一年吧”

  云碧雪看着王千瑾疑惑的样子,道:“你不会懂的”

  旁人不会懂她和谢黎墨的感情,在她绝望的时候,他给了她温暖和家,他更是用细心和温柔呵护了她那颗受伤的心。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