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王千瑾要上去扶,但云碧雪猛然抬头,目光带着杀意,“黎墨,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你害的他”

  云碧雪心忽上忽下,一直盯着王千瑾,不错过他一丝表情。

  王千瑾耸了耸肩,慵懒无谓的道:“我的手下将你送到医院,才查到他的线索。”

  云碧雪惊喜激动的看着王千瑾,“说明他好好的对不对,说明他活着,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云碧雪一直重复的念叨,都喜极而泣,眼泪也吧嗒吧嗒的往下流。

  她发现自己最近真的很容易哭,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她发现自己骨子里真的只是一个女人,她也发现自己对谢黎墨的感情那样的深,深到无法控制了。

  王千瑾对护士使了个眼色,那护士将云碧雪扶到床上道:“姑娘,你先生既然没事,那你更要让自己好起来,才能好好见到他,要不你也会让他担心的。”

  云碧雪一想也是,她刚刚沉浸在喜悦里,几乎都没法思考了。

  王千瑾告诉她,谢黎墨也是刚找到,并没任何事情,还拿了一张昨天谢黎墨上飞机的照片个云碧雪看。

  云碧雪看着照片,虽然是远处照的,但她一眼就能认出,是他,真的是他

  云碧雪只要知道他活着,就好。

  之后,云碧雪很是配合治疗,非常安静,若不是她眼中闪亮的光芒,大家都以为她变傻了。

  谢黎墨上飞机前很想给云碧雪打电话报平安,但又怕她激动提心吊胆,所以就等着,在帝都下了飞机打电话,但是一直显示停机的状态。

  连续打了好几个,一直是这样,谢黎墨有些担心,等回到家,发现门锁也是换过的。

  谢黎墨心中一沉,绝艳的眼中骤然凝聚出暴风雨,他找人将门给打开,当进了卧室,看到干净整洁的一切时,他心越来越沉。

  屋子里透着没人居住的感觉。

  “阿雪,阿雪”谢黎墨开始不断的叫着,声音都带着一丝不安和慌乱。

  似乎这样叫出来,才能将内心对她的思念喊出来。

  没有云碧雪的身影,打她公司前台电话,却被告知,她已经很长时间没去公司了。

  谢黎墨眉心一跳,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一股自责愧疚和疼痛的感觉蔓上心头,钝顿的疼。

  他握着门框的手开始用力,似乎这样才能减轻心里的那点慌乱之感。

  谢黎墨努力保持冷静,开始给谢九打电话,也是打不通,他又找阿秋阿美。

  才得知,阿秋阿美被云碧雪下令调回总部了。

  谢黎墨这是第一次明白什么是慌乱毫无头绪。

  “阿雪,你到底在哪里是不是生我气了”

  当他给自己母亲打电话的时候,姬琼心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儿子,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碧雪也就不用担心了。”

  “母亲,你最近没跟她联系吗”

  “她说最近挺忙的,说让我不用打电话了,她挺好的,但是她会给我发短信呀”

  谢黎墨跟母亲说了几句话,也没多问,怕母亲担心,他自嘲无奈的只能启动帝都的暗卫系统,查自家夫人在哪里。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