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知道,这些土生土长的村民,骨子里相信这些,她也没法说这是迷信,毕竟要用科学的理论去改变一个几十年思想的人,很难的。

  所以她只能开口道:“老伯,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想不出别的办法来了,我要找我的先生,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他,没听到他的声音了,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他,没有他,我也活不下去。”

  爷爷没了,要是再找不到谢黎墨,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扛多久。

  她已经不能再承受失去的感觉了,那会让她崩溃的,她骨子里也是一个普通的人,所有的感情崩到极致,她会垮的。

  云碧雪说着,眼圈都红了,有泪光在闪烁,“老伯,要是有山神,我也会让他看到我的诚心,他会帮我找到我家谢先生的。”

  云碧雪说了许久,那老伯也是很为难,“姑娘,你先别难过,你对你丈夫的感情这样好,为了他都不顾危险,你是个好姑娘,就像你说的,山神能看到你的诚意,会帮你找到的。”

  说了好久,老伯才答应道:“我准备点东西,陪你走一趟吧”

  “谢谢老伯,谢谢大娘”云碧雪连连感谢,差点都哭出来了,她真的很激动,因为有一个熟知地形的人帮忙,就能多一分希望找到谢黎墨。

  “没事,姑娘,你是个好姑娘,大家才愿意帮你的。”

  老伯找了些东西,用一个铁锹拦着,还带了四只狗,身上也换上了一套大红的棉衣。

  “老伯,这些”

  “衣服只有红色才容易在雪地被发现,这些都是随学进山必备的,我以前养了八只,后来就是这一次次进山,死了四只,我呀,也就病了一场,身体就不太好了,腿也有些不利落。”老伯憨厚的笑了笑,轻轻抚摸那四只狗,目光慈爱。

  云碧雪看着,不知为何有些心酸,“老伯,我”养这么大,死了四只,该多心疼,而且她此时看老伯走路的样子,确实是一瘸一拐的。

  “姑娘,不用说什么,我既然答应了,就帮你寻找,你有带你丈夫的东西吗最好是带着他的气味,狗能根据气味引路”

  云碧雪赶忙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巾帕,是他常用的,那四只狗都闻了闻,她才放起来。

  跟大娘和几个村民告别,云碧雪便和老伯一起踏上了寻找谢黎墨的路。

  越往山沟里走,道路越崎岖不平,真正从这里走过,云碧雪才知道这里多冷多寒,有多危险。

  一边走,老伯一边给云碧雪讲解路上的知识还有怎么根据自然辨别方向和路程。

  说着说着,老伯也说起了桂县的变化,“这里本属于南方,这两年气候变化异常,我们桂县也开始连年积雪,一开始还激动的能看到雪,后来就觉得宁愿不下这么多雪,因为这山沟山谷的低洼地方,太阳照射不到,也不会化,这几年一到冬天,好几个村庄都会被掩埋,死的人也多。”

  云碧雪听着,心都提了起来,“国家难道不管吗”

  “管,但是不顶用,也就今年像模像样的救援,听说是多亏了帝都来的那个什么国务部长,那真是个大好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