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大娘同情的看了眼云碧雪,“姑娘,你完全可以找政要部门救援帮忙的,他们比你一个人的力量大,要是不行,你也可以向殿下们求救的。”

  云碧雪心里沉默了,她不敢找,她后来分析了,若是政要部门的官员真在乎她家谢先生,也不会派他一个国务部长过来。

  显然是有人想借着这个机会要他的命。

  若是真要让他们派的人寻找,对谢黎墨不利怎么办说实话,她不敢冒险。

  而且如今皇室,康王有点一手遮天的意思,暂时局势不明朗,大家也都不会公然跟康王殿下作对。

  作为一个要上位者,云碧雪能明白他们的心理,那就是不为所用,宁愿杀之。

  她知道一个人寻找,就是大海捞针,她也知道这样找是蠢,可是她想不到别的,有时候人的感情会战胜理智的。

  吸了口气,云碧雪道:“大娘,我想,他是我的先生,我能有感觉的,我一定会找到他。”

  “哎,妹子,那山里面温度低,进去真的很危险的,而且你知道从哪条小路过去吗”

  “大娘,我这里有些线索,我也知道他从哪条线路上走过,我就顺着他走过的地方寻找。”

  那大娘叹了口气,“真是痴情的孩子。”

  云碧雪只是苍凉的笑笑,继续往前走,快要进山区的时候,那大娘追了上来道:“姑娘,你先别这样进去,我们这有一个大哥,来来回回对山沟的地势很熟,我带你去问问,看他能不能带你进山。”

  云碧雪感激的道:“谢谢大娘。”

  “哎,跟大娘也别客气,实不相瞒,看到你,让大娘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女婿。”

  “啊那她们”

  “没事,都好着呢,要不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两个人不离不弃的相互守着,什么困难都能度过。”

  云碧雪听着大娘的安慰,心里一阵感动,两人说着话,云碧雪才知道这位大娘是刘桂花,和她家的那口子开了个夫妻店,做点小生意,她还有一个女儿女婿,在不远处的市里上班。

  之所以愿意帮她,也是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当初海难时,她女儿非要自己跟着救援队伍去,愣是开了一个小船,在大海上不断寻找,而她女婿抱着浮木,就算是有些昏迷不醒也没松手,但也是被海浪冲走了,救援人员没发现,是她女儿一直不懈的寻找,后来就这样救回来了。

  云碧雪内心感慨这种爱情的力量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自己寻找的心。

  跟着大娘找到那大伯时,那大伯劝云碧雪,现在进山,很可能有小的雪崩,虽然小,但也致命。

  云碧雪赶忙从包里拿出现金,还有卡,“大伯,只要你肯帮忙,我都给你,我知道,你们不屑这些,可是除了这样请你帮忙,我真的没办法了,他是我先生,我不能没有他。”

  云碧雪都快哭了出来,但她忍着,不能在外人面前哭。

  那大伯也是慈善的人,“哎,姑娘,不是钱的问题,是山神呀有山神的”这里土生土长的村民们还是很信奉这些东西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