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皇逸泽摸了摸云碧露的眼睛,“真是傻丫头,怎么这么懂事”

  他宁愿她哭出来,在自己面前哭出来,还可以发泄一下,他真怕她这样强撑着,就仿佛一根弦,会崩断的。

  “小时候我就知道,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所以我尽量不哭,而且我哭的话,爱我的人也跟着难受,我笑的话,爱我的人心情会好一点。”云碧露记得,小时候父母没了,她一开始也害怕的哭过,姐姐看她哭总会难过的抱住她,也跟着哭。

  后来她就发现,自己笑的时候,姐姐也容易跟着笑,再之后,她就用欢快和坚强伪装自己成长,后来性子就长成了女汉子,改不过来了。

  皇逸泽拍了怕云碧雪的后背,“其实哭是女孩子的权利,女人是水做的,所以你们可以尽情的哭,用哭来发泄你们心中的情绪,这样你心里能好受一些。”

  云碧雪靠在皇逸泽的怀里,嘟着嘴道:“我知道呀,所以我都偷偷在没人的地方哭。”

  皇逸泽只觉得心口仿佛被什么搅起,几乎是无法掩饰的心疼滋味蔓延上来,他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为何这丫头懂事的让人心疼。

  皇逸泽拉开云碧露的身子,低头在她眼眸上吻了吻,道:“以后你可以在我面前哭,我可以当你的支柱。”

  云碧露也拍了拍皇逸泽的肩膀,道:“皇逸泽,你以后难过了,我也可以借你肩膀哭的,虽然我肩膀瘦弱,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强是不我知道你会说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那也只是未到伤心处不是吗我是不会笑话你的。”

  因为这一句话,本来低沉的气氛一下子就被她弄活跃了,皇逸泽忍不住笑开了。

  云碧露看着平日幽冷没表情的皇逸泽扯开嘴角的笑意,激动道:“啊啊,你笑了,这次你笑的很明显的,呀,都露出牙齿了,好看”云碧露激动的看着皇逸泽,呀,露牙齿的笑容,真是太难得了。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这样,笑意一敛,“好了,跟你说正事,我知道你现在在练武,要照顾好自己,还有,不要随便相信男生,防人之心不可无。”

  “放心好了,我自己心里有数。”刚说完,云碧露突然意识到什么,她认真的看向皇逸泽,道:“皇逸泽,你该不是指的某个人吧疑,你是吃醋了”

  皇逸泽额头上冒出三根黑线,“总之,听我的话就是。”

  “遵命”

  看着云碧露脸上一本正经的滑稽表情,皇逸泽捏了捏她的脸颊,“还有呀,多吃饭,别想着减肥。”

  看着云碧露不当回事的样子,皇逸泽只能纠结的想了一句话,道:“恩,我喜欢胖的。”

  “胖的”云碧露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皇逸泽,你口味重呀,你真喜欢胖的”

  皇逸泽恨不能一巴掌拍向云碧露,“就是你最早那个肥瘦就好,现在太瘦了,要补回来。”

  云碧露看着傲娇的男神,在心里嘻嘻的笑着,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怎么办,你不在我身边,我就吃不好,要不你就干什么都带着我,给我做好吃的,监督我吃饭,这样我很快就可以胖了。”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