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乔木婉面对此人的时候,害怕的发抖。

  “没有,我一直都在屋子里”

  男人修长的手指抚着乔木婉的唇瓣,声音仿佛从冰里透出来,“你还没看a国的消息是不是你手伸的很长,什么时候背着我去了a国,恩”

  男人手一个用力,差点就将乔木婉的下巴给捏碎。

  乔木婉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会回来,他明明常年不在家,她的行踪很隐秘了,为何他竟然会知道。

  乔木婉一时间发呆发寒,找不出理由来。

  男子一个阴翳捏住了她的脖子,死死的掐着,“看样子,我是白救你了,这样我救了你,也送你去。”

  乔木婉惊惧的连连摇头,“不,不,我没有,咳咳”

  “没有什么”

  “没有背着你去a国。”乔木婉觉得自己一定要一口咬定,她不能死,她好不容易活过来,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乔木婉很爱惜自己的性命,但是刚刚她也是害怕的全身发抖。

  她知道眼前的人想杀她真的易如反掌,她必须听他的,才能活下去。

  男子凉薄的道:“奥那这些新闻是怎么回事说着,男子将手机摔在了乔木婉的脸上。

  乔木婉脸上被打出了青,也不敢闷哼一声,当她小心的翻看手机内容时,眼珠子都快掉下来。

  她惊的全身都气的发僵,手死死的捏着手机,“这这怎么可能,都是假的”

  她没想到,培养云梦诗,是为了对付云碧雪,最后反而成为云碧雪捅她一刀的利刃。

  她脸色紧紧绷着,眼中闪过阴狠的光芒,云碧雪云碧雪难道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她怎么可能知道,要知道的话,早就趁着这个机会让记者报道了。

  看样子她段时间内不能在出现,也不能联系a国那边的人了,她要隐藏自己,只有这样,舆论和新闻才能淡化压下去。

  男子揪着乔木婉的耳朵,将她提了起来,“恩是假的,你是说我看的都是假的”

  乔木婉一下子跪在地上,“求恩公饶命,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跟在你身边是我的错这个人,只是公司一个下属带过来的,看她可怜,没想到会这样”

  乔木婉跪着求饶,磕头,为了活命,她什么也顾不得了。

  她知道眼前这个人手段有多么厉害,他可以高兴了什么都依着你,不高兴了,用刀都能将人给杀了。

  男子看着乔木婉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温柔的伸手将她扶起来,给她拍了拍裤子,“看,膝盖都疼了吧,来,跟我来,我给你将额头包扎下。”

  乔木婉只能战战兢兢的让他给包扎,她跟着这样一个人,她的心也更加扭曲了起来。

  在新闻漫天飞的时候,大家也淡忘了桂县的事情,都开始关注林夕大明星的事情。

  虽然大家不关注桂县,但云碧雪再忙再累,都会等电话,都会看新闻,但是谢黎墨的电话再没打过来。

  她也联系不上谢黎墨。

  就在她焦急万分的时候,桂县救援的人员都回来了,云碧雪也激动的跑去机场迎接。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