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耐心的给云碧露理了理头发,整了整衣服,轻声道:“看你,都不好好照顾自己,脸色怎么这么不好。”说着,云碧雪就已经忍不住声音哽咽了。

  “姐,你快说呀,姐,是假的,对不对,你们都骗我,跟我开玩笑呢,姐姐,你不要骗我,爷爷还在,我知道你骗我,是因为我一直在国外不回来,不陪你,姐,姐”说着说着,云碧露开始哭了起来。

  云碧雪看着自己妹妹,才二十岁呀,当年父母走的时候,她才几岁来着那会还很小,转眼她们都大了呀。

  她不忍心,却不得不强忍着扯出一个笑意道:“碧露,你看我头上戴着什么,不是假的呀,我也希望是假的呀”

  “哇,姐”云碧露一把抱住自己的姐姐,开始大哭起来。

  云碧雪闭上眼睛,泪水落下,她也伸手抱住云碧露。

  她终于有个依靠的肩膀了,哪怕是妹妹的,她也可以暂时放松下,她太难过了,也太累了。

  两姐妹相依为命的抱着哭泣。

  冷风不断的吹着,或许再冷,两人也觉得没有心里冷。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云碧露整个人哭的都没力气,眼睛也肿了起来,嗓子也发不出声来了。

  云碧雪让厨房准备了汤给云碧露润润。

  这一次,就像小时候她们父母没了一样,两姐妹紧紧抱在一起,坐在床上,无声的彼此安慰彼此依靠。

  因为她们觉得,可以依靠的只有彼此了。

  云老爷子的后事办的很简单,弄的衣冠冢,但因为雪月集团最近的影响力,再加上以前谢黎墨和云碧雪的威望,前来吊唁的人很多。

  不但宁安市有头有脸的都来了,就连很多宁安市的百姓也来,纷纷献花表达慰问。

  云碧雪和云碧露两姐妹跪在那里。

  所有人看着这两姐妹,都有些心疼,虽然有人好奇谢少怎么没来,但也没敢多问。

  都觉得云家要变天了。

  哎,云家偌大的家,就要交给这两个姐妹,所有人看了,心里都会产生怜悯之情,云家真是连个主事的男人都没有,按照道理来说,谢少该来呀,但自始至终都没谢少的身影。

  王千瑾也来了,他送上了花,对云碧雪道:“别难过了,要是你爷爷看到你们这样,会担心的。”

  云碧雪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王千瑾看着她固执的样子也没说什么,没多待,也离开了。

  就在这安静的氛围中,也不乏要闹事者。

  “吆,这真是热闹,大家伙还都来看了,我看是看热闹的吧”

  云碧雪和云碧露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女人走了进来。

  云碧雪眼眸危险的眯起,“徐妙丹”

  徐妙丹内心对云碧雪恨意很深,“不错,是我,怎么很失望,云碧雪呀,云碧雪,你的谢少呢为了你都把星缘珠宝店都取缔了,怎么云老爷子的事,他没来”

  徐妙丹刚要接着说下去,云碧露便一个蹿身,来到她身边,直接一个响亮的巴掌打了上来。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