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梦诗几乎是上气不接下气的断断续续求饶。

  她能感觉到,云碧雪是真的想杀了她,此时,云梦诗是真的恐惧了害怕了,窒息般死亡的感觉让云梦诗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拼命的求饶。

  云碧雪打的手都疼了,看不出云梦诗的样子了,才喘了口气,停下,道:“云梦诗,是你做的,对不对”

  “咳咳云碧雪,姐姐”

  “啪啪啪”云梦诗刚说姐姐两个字,云碧雪直接开始连环巴掌朝云梦诗脸上招呼而去。

  云碧雪全身都透着森寒冷酷的气息,仿佛就是杀神,她蹲下身子,捏着云梦诗的下巴道:“姐姐呵,你还有脸叫,你根本就不是云家的人,爷爷的事情是你做的,对不对”

  云梦诗全身哆嗦,抖得跟筛糠一样,从来不知道云碧雪还有这样恐怖的一面,她吓的在地上躺着,想使劲往后退。

  云碧雪又一巴掌打在云梦诗的脸上,“往哪退给我说清楚,是不是你干的”说着,云碧雪捏着云梦诗的下巴也使劲的用力,估计她再稍微用点力,云梦诗的下巴都能碎了。

  云梦诗哪敢说话,她现在看着云碧雪,就发抖惊恐,她还不敢晕过去,一晕过去,云碧雪能直接把她打醒。

  云碧雪起身转头,云梦诗松了口气。

  可是云碧雪在桌子上铺展开一个袋子,里面全是大大小小的细针,是针灸用的东西。

  但是今天她拿这个有用,云碧雪拿出几个银针,在云梦诗面前比划。

  云梦诗啊的惊恐大喊,那银针泛着光芒,实在是让她害怕。

  云碧雪此时眼中闪着暗黑疯狂的光芒,“云梦诗呀,云梦诗,你不说也没事,因为我知道,肯定是你干的,所有的人,我都不会放过,敢伤害我的爷爷,敢让我痛苦,我就让你们加倍痛苦。”

  云梦诗使劲的摇头,她觉得云碧雪现在疯了,真的是疯了,她的眼神跟以前就完全不一样。

  “云碧雪,你饶了我,饶了我”

  “哈哈,我饶了你,那么谁还我爷爷,谁还我爷爷,啊那是我和碧露唯一的亲人了,你怎么敢,你怎么能那曾经也是你爷爷,对你也好过,你二十多年吃的穿的用的哪个不是云家给的啊”云碧雪厉声说着,眼眶开始忍不住落泪。

  即使她拼命忍住,也是忍不住的。

  “不,不他不是我爷爷,你说的,没有血缘关系”

  “那也有养育之恩,是不是云梦诗,你的心都没了,狼心狗肺。”

  深深吸了口气,云碧雪拍了拍云梦诗的头,道:“你也别怕,这些银针呢,是我为你准备的,这里很难过,所以我让你加倍的疼。”云碧雪指着自己心口,那里悲痛的她觉得心都是裂开的。

  其实云碧雪也是恨自己的,恨自己没保护好爷爷。

  当云碧雪一根根银针跟针灸一样插在云梦诗身上的一根根穴道时,看起来像针灸,只有云梦诗知道,全身有多疼,她抖的全身开始冒汗,凄厉的喊叫声更是响彻在屋子上空。

  云家老宅里的所有人听着,都忍不住脊背发凉发寒。

  都知道云家变了,知道大小姐变了。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