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好在那大妈也不说无理取闹的人,也没再说什么为难机务人员。

  云碧露或许是真的累了,在飞机上睡的也很熟。

  而某处,皇逸泽收到下面的回复,神色幽幽,他点了点头,“恩,做的不错。”

  左一在头上抹了把冷汗,他家皇少越来越怪异了。

  他都搞不明白,云碧露姑娘又没喜欢那个千夜子羽,不就是送了点零食吗,他家皇少用得着这么不乐意吗

  皇逸泽揉了揉眉心,他也是觉得自己奇怪,但是离的越远,对云碧露的占有欲反而越强。

  看到任何男的接近她,他都会有一股狂怒的情绪涌上心头。

  就连那零食,他都觉得特别碍事,从属下随时的汇报里,他能知道云碧露好不好,安不安全。

  虽然知道那些零食是在超市买的,不会不安全,但他还是利用黑龙党的力量紧急下令。

  给航空公司领导施压,最后给云碧露将零食和饮料都换了。

  当然千夜子羽送的那带零食和饮料现在已经在不知名的乞丐手里了。

  而云碧露手上拿着的,其实是皇逸泽让人安排买的。

  宁安市

  云冬压着云梦诗往云家老宅里走去。

  云冬神情冷凝,她知道,大小姐宁愿让她暴露,让之前所有的努力白费,也让她将云梦诗带回宁安市,就说明事情的严峻性。

  所以她一路上没少虐待云梦诗。

  云梦诗被绑的紧紧的,胳膊都勒出一道道红痕,她嘴巴被堵着,眼睛惊恐的睁着,害怕的一直发抖。

  云冬用脚踹了踹云梦诗道:“别用这种眼神看人,让我有种冲动给你挖下来。”

  云梦诗一个哆嗦,不敢在看了。

  云冬现在还不知道老爷子的事情,她只是本能的觉得这个云梦诗很碍眼。

  当将云梦诗压到老宅后。

  杨梅便揽住了云冬,对她摇了摇头,只是将云梦诗一脚揣进了屋子里,然后将门给关上了。

  刚关上门,就听里面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更是听到了,凄厉刺耳的喊叫声。

  云冬哆嗦了一下,无声的问杨梅怎么了

  杨梅才将事情都说了,云冬眼睛瞬间睁大,睚呲欲裂,眼圈更是红红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杨梅抱着云冬去了旁边的侧屋,让她平复自己情绪。

  这两天,整个云家老宅没有一个人能安睡,尤其大小姐,两天都没睡觉了,大小姐那样强撑着,也开始消瘦,她们干着急也没用了,只希望二小姐回来后,能劝劝大小姐。

  但他们也希望二小姐能撑住。

  这个家的重担就要全部落在大小姐身上了。

  屋子里,云碧雪将云梦诗嘴里堵着的布拿了下来,二话不说,直接就开始拳打脚踢。

  云碧雪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招呼云梦诗,打的都不是致命的地方,但用的是致命的力气。

  云梦诗惊恐又疼痛,但云碧雪压根就没给她说话的时间,她也只能疼的大叫。

  最后云梦诗整张脸都看不出样子来了,嘴巴开始吐血。

  到最后,云梦诗什么都不想说,只一个劲的求饶,“救命,饶了我,饶了我咳咳好疼啊”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