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季之夜看着云碧露比划的拳头,只能在请假单子上盖上了印,做了登记。

  就在云碧露高兴的要离开时,季之夜开口道:“云碧露,你知道你特殊在哪里吗你可是皇逸泽的女朋友,跟旁人自然待遇不一样。”

  云碧露张了下嘴,“他不允许我请假吗”

  季之夜看着云碧露清澈的眼睛以及疑惑的神色,他都不知道,云碧露和皇逸泽两人怎么相处的。

  “是这样的,皇逸泽总是担心你,而且你的性子,用他的话说,很容易闯祸,很容易惹事,所以他觉得你在学校待着,比较安全。”

  虽然季之夜说的很含蓄,不过云碧露听的很认真,她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眉眼愉悦的眯起,“恩,说明他在乎我嘛”

  季之夜看着云碧露这幅神情,觉得自己真不该告诉她,这个姑娘真是和旁人不一样,都不带害羞的。

  云碧露也并不因为皇逸泽回家而郁闷,她还是很乐观的,她在努力积极向上。

  季之夜嘴角抽了抽,摆了摆手道:“都批准你了,快回家吧,不过你要注意安全,要不他回来会劈了我的。”

  季之夜还不知道皇逸泽离开前和云碧露的小纠结小伤感。

  云碧露倒是不急着走了,她在旁边坐下,嘻嘻笑道:“季之夜,你是不是觉得他很在乎我呀他回家之前没说什么吗”

  季之夜摆手,“别靠我这么近,他不在乎你在乎谁呀,你平日多跟我说几句话,他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还有他回家说什么无非让我跟学生会的都多看着你,照应着你,哪怕你惹事了,尽量帮你处理好”

  季之夜说着,叹了口气道:“我要是个女的,铁准爱上这样处处替我考虑的人。”

  云碧露的眼睛很亮,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他真这么说的,这么交代的”

  “我能骗你不成我能拿他的话匡你不是他说的,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乱说。”

  云碧露心情大好,就知道皇逸泽那个闷骚傲娇的家伙,明明那么在乎自己,还说莫名其妙的话。

  还好她一直在努力变强,努力等他,甚至努力想去找他。

  云碧露一个高兴,一巴掌拍在季之夜肩膀上道:“好,就冲你今天的话,以后谁欺负你,我帮你打回来。”

  “哎吆,哎吆”季之夜抽了口凉气,他肩膀疼好不好,他都觉得肩膀快碎了。

  云碧露一看季之夜抽着的脸色,连忙收回手,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我我忘了,没控制好力度。”

  季之夜欲哭无泪,他在替他家皇逸泽默哀,你说这云碧露要是在皇逸泽面前一个不小心拍掌,不知道皇逸泽受不受得了,不过一想也是,皇逸泽的功夫也应该是顶厉害的,两人还真是绝配。

  从季之夜这请完假,云碧露又去了武术班,跟教练请假。

  教练只是嘱咐她照顾好自己,又指导了她几招。

  听说云碧露要请假,崇拜的那些武班同学们,都很不舍,“碧露,你要去多长时间呀,没有你,大伙真不习惯。”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