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入冬的冷风呼呼的刮着,云碧雪就这样跪在地上,磕头磕的再疼,她也不觉得疼,因为这点疼跟心里的疼没法比。

  从小,她和碧露没有父母,只能在爷爷的庇护下成长,爷爷辛辛苦苦支撑起云家,让她和妹妹成长。

  可是到头来爷爷该享福的时候,他却却

  云碧雪额头上的血混杂着泪水,交融在一起,额头上流出的血也染红了地面。

  云碧雪这一串的动作,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杨梅睁大眼睛,惊呼出声后,又捂着嘴巴,流泪看着。

  她知道这一次,没法阻止大小姐,因为大小姐内心才是最痛苦的。

  而几个云家死士也是身体一震,心疼的看着他们的大小姐。

  王千瑾到达这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不得不承认,他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云碧雪再一次晕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床上躺着,额头上的伤口还有手上指甲划破的伤痕都已经包扎好了。

  杨梅守在她床边,还有王曼,孟心彤都在。

  云碧雪醒来的时候,三人一个激动,看向她的目光都带着关心,异口同声的道:“你醒了。”

  看着在宁安市的三个好朋友,云碧雪孤寂的心里一暖,点了点头。

  王曼赶快道:“醒了,赶快吃点东西,刚做好带来的。”

  孟心彤也点头道:“对呀,王曼现在的厨艺还是不错的。”

  云碧雪知道自己必须坚强起来,吃了东西才能有力气,她点了点头,即使没胃口,她也逼着自己将粥和鸡蛋羹、自制汉堡都吃了。

  “杨梅,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晕过去多久”

  “大小姐,现在是中午的时候,你晕了十一多个小时。”

  云碧雪闭了闭眼睛,压下心中那股疼痛感,道:“将现场取证好,然后准备爷爷的后续事吧也让碧露请几天假,从学校回来吧”

  杨梅心疼这样的大小姐,“好”

  王曼和孟心彤也表示,她们会帮忙,让云碧雪别担心。

  再次醒来的云碧雪很平静,看起来不悲不喜,将情绪掩藏的很好,只是那苍白的脸色,和风一吹就能倒的虚弱样子,让人看了都有些触目惊心。

  云碧雪拿起手机,也赶快给云冬打电话,联系上了帝都的云家死士,让几人将云梦诗也就是林夕给绑到宁安市。

  云老爷子和周婶的后事是一块办的,比较简单,找了桥上的几个现场残核弄了衣冠冢。

  云碧露接到来自宁安市的电话,觉得很奇怪,什么事杨姐那么着急,让她赶快请假回家。

  云碧露也没多想,开始跟学校请假,这次学生会的季之夜努力劝云碧露,“云碧露呀,你也知道,咱学校是能不请假就不请假的。”

  其实季之夜是怕云碧露请假离开学校,他没法跟皇少交代呀,虽然皇少离开了,但是云碧露的行踪和安全,他也是要随时汇报的。

  “季之夜,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我就请几天假,还会回来的,别人请假很容易,到我这怎么就这么麻烦。”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