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任廷奥了一声,嘀咕道:“还说不是女朋友,骗谁呢”

  王千瑾往正往前走,听到任廷在后面的声音,差点摔倒,他也没时间跟短根弦的任廷多说。

  直接是找了几个跟在他身边的影卫,一起开车往宁安市而去。

  他的车更是在不远处跟着云碧雪,试图保护她。

  阿美开着车,看了看后车镜,对云碧雪道:“少夫人,有人跟踪我们。”

  云碧雪从镜子反光往后看,认出那是王千瑾的车,嘶哑的道:“不用管,你继续开车吧”

  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去管别的,嗓子里血腥味很浓,心里太疼,整个人也处于一种崩溃的边缘。

  即使努力控制自己,眼泪也是不断的流。

  她太悲痛了,也太孤单了,身边更是每个人可以依靠,谢黎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他好不好。

  其实现在云碧雪才真切的体会明白,人其实只有靠自己。

  哪怕她和谢黎墨感情再深,他也有可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

  一路上很安全,凌晨的时候,云碧雪到了宁安市,杨梅已经在关口的位置等着。

  她开车带云碧雪去了车爆炸的现场,记者和警察已经离开了,只有云家的几个人在保护现场。

  云碧雪看着现场的痕迹,头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刚要倒下,阿秋在旁边扶着,“少夫人,您要坚强。”

  云碧雪忍着头晕恶心的状态,紧紧的抓住杨梅的手道:“确定是爷爷和周婶”

  “大小姐,老爷子出门的时候,都是专门司机开车,还有专门影卫守护,错不了。”杨梅说着,眼圈也再次红了,她是死士,可以今晚上却忍不住哭了两次。

  云碧雪好想好想大哭出来,她心口很疼很疼,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

  “大小姐,你怎么了”

  “心口疼。”云碧雪锤了下自己的心口处,一口血差点涌了出来,却被她咽了下去。

  她没爷爷了

  她一只手紧紧握着,指甲都扣在了手心里,疼的流血她都恍然未知,“杨梅,到底是什么情况爷爷和周婶为何会在傍晚出来”

  “大小姐,老爷子之所以下午出来,是因为有人透露给他什么消息,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但应该跟你有关。”

  “还有,根据我一晚查的消息,这看起来是一起自然撞车事件,但是光撞车的话,不可能爆炸,而且我们的车每天都会有保养修理,不会有问题,那么若是有心人为之,那么就很可能是对方车辆的问题。”

  云碧雪目光森冷,仿佛淬了冰,“对方车辆如何”

  “虽然也跟着爆炸了,但是我调取了录像,进入这座桥的车辆有这几辆,都是本市的车辆,按照下一个出口录像,只有一辆消失了,就是这辆才是和我们云家车相撞的车。”

  云碧雪冷笑,“本地的车辆再查。”

  似想到什么,云碧雪道:“继续查,车主是谁,最近和谁联系过,家人的银行卡信息都要查,有没有不明资金来源,还有录像暂时留着,我要看。”

  “是”

  忍着心中的悲痛,云碧雪一步步走到爆炸的地方,她一下子跪在地上,一头磕在了地上,“爷爷,我来晚了,我来看你了”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