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虽然他没回答自己的话,云碧雪也能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想克制自己,但心里的疼根本是说不出来的。

  一种孤寂更是弥漫到全身,她就觉得整个人孤零零的。

  越擦云碧雪眼泪流的越厉害。

  王千瑾看着云碧雪隐忍着抽泣的样子,尤其身子还一抖一抖的,他看着也怪不舒服的。

  他上去拍了下云碧雪的后背,“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

  云碧雪知道,自己回到宁安市处理后续事情,只能坚强,不能在任何人面前哭。

  但她心里实在太痛苦了,她看着王千瑾道:“我爷爷没了,呜呜”说着,心中的悲痛再也无法忍,她用双手捂着脸,靠在腿上嚎啕大哭。

  任廷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巴,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千瑾对任廷使眼色,让他别大惊小怪的出声。

  王千瑾也是第一次觉得,女人哭原来可以像云碧雪这样,终于明白,为什么都说女人是水做的。

  这哭声可真是惊天动地的,可他却不觉得别扭,反而觉得,女人哭就应该像云碧雪这样真实。

  而不是故作哀婉的假哭一两下。

  云碧雪哭了一会,突然摸了下眼泪,“不对,我要赶快去宁安市,我不能哭”

  此时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都觉得是一种本能,头也疼,整个人混乱无比。

  若不是强迫自己,云碧雪还会晕过去的。

  她撑着茶几,赶快站起来,但由于长久坐着,腿有些麻,站不稳一个晃荡,差点再次摔倒在地。

  王千瑾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云碧雪的腰。

  “你现在不能去宁安市,都这么晚了。”

  云碧雪一把甩开王千瑾的手,“我必须要去。”

  她从卧室里拿出自己的包,放上手机钱包、驾驶执照等,拿着就要往外走。

  王千瑾看着她这样恍恍惚惚的样子,觉得她这样开车去宁安市,一准开沟里面。

  “还是我开车陪你去吧”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夜怎么这么好心,就当做好事罢了。

  云碧雪跑到门口,愣了愣,仔细看了看自己的门,“这门是怎么开的”

  王千瑾淡声道:“怕你有危险,非常时候用的非常办法。”

  “谢谢你”这一次云碧雪是真心谢王千瑾的,语气很真挚。

  王千瑾本以为云碧雪又要反唇相讥或者和他剑拔弩张,但她的反应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云碧雪想,无论她和王千瑾一开始是如何的敌对,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加上这一次,他确实算是救了自己两次。

  虽然王千瑾和她家谢先生的势力总有一天会对上,防人之心不可无,但她也不会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所以这声谢谢是她真心要说的,要没有王千瑾,今晚她可能不知会如何。

  云碧雪坚持不用王千瑾,她打电话叫上阿秋和阿美,连夜开车赶忙宁安市。

  王千瑾对身后的任廷道:“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去吧,明天一早运送物资,我就不亲自去了。”虽然云碧雪每用他,但他会去宁安市看看。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