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掐了一会,云碧雪才幽幽转醒,她看着眼前的王千瑾,眼神还有些模糊,“我这是在哪里”

  看到云碧雪醒了,王千瑾才松了口气。

  王千瑾觉得自己人生还真从没这样的经历,真是一次次为云碧雪破例了。

  云碧雪一恍惚,就立马清醒过来,她刚忙手忙脚乱的去拿手机,手机也一直没关机。

  “杨梅,杨梅还在吗”

  “大小姐,终于能听到你的声音了,吓死我了,我一直没挂手机。”

  “爷爷的事情是假的,是不是”

  杨梅哽咽难受的道:“大小姐,是真的,还等你回来主持一切”她虽然很想告诉大小姐,是假的,很想说老爷子好好的,可是老爷子的后续事情只能大小姐回来主持。

  云碧雪无力苍白的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说完挂断电话,云碧雪的眼泪便忍不住哗哗的流下来。

  她隐忍着,死死的咬着唇瓣,不出声,但是眼泪却怎么也控制不住。

  她的爷爷,为什么,为什么

  云碧雪心里很疼,心中也有太多的疑惑,为什么爷爷会出事但是她知道,只能等她回宁安市才能弄清楚。

  还记得小的时候,父母没了,爷爷背着她,哄着她。

  还记得,她羡慕的看着别人可以坐在爸爸肩膀上,爷爷就让她坐在他肩膀上来回走。

  还记得,爷爷的头发一天天变白。

  记得爷爷拿着父母的照片,独自一个人哭。

  记得爷爷教导她的每一个场景,还有爷爷慈爱的眼神。

  记得爷爷为维护她和妹妹,跟沈老太太吵架的样子。

  记得爷爷,为了她和妹妹的事情,去求人的场景。

  记得爷爷一次次发病,说是不放心她和妹妹。

  云碧雪心里闷疼的厉害,揪的她喘息不过来,唯一的发泄口就是眼睛,眼泪不断的流。

  她觉得自己很孤单,很害怕,为什么她那么努力,还要夺走她和碧露唯一的亲人呢

  她甚至怪自己,为何要来帝都

  王千瑾看着云碧雪哭的跟泪人一样,第一次发现,女人哭起来不是梨花带雨,而是这样的悲痛。

  他会哄着女人高兴,但还没遇到这种情况,也有些不知所措。

  他妖魅的眼睛第一次睁大,里面泛起复杂的幽光。

  这时候任廷也跑了进来,大声道:“哎呀,云小姐,你可没事,刚刚那个谁,给我打电话,怕你有危险呢”

  一边说,他一边往里走。

  云碧雪一个抬头,此时才发现屋子里进了两个人,她有些怔怔的看着王千瑾,神色稍微有些清明,“我是不是晕倒了你救了我”

  因为眼泪流的厉害,此时她的视线是模糊的,一双眼睛是又红又肿。

  云碧雪这样一抬头,任廷直接吓的惊呼出声。

  王千瑾冷不丁被云碧雪这样红肿的脆弱眼神看着,一下子撞进心里最深处,让他觉得自己冰冷的心变了变。

  王千瑾从桌子上抽了点纸巾递给云碧雪,“将眼泪擦擦吧”他都没发现,自己说话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低柔。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