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全身都有些发抖,她不想听不敢听,却不得不继续听下去,手都握不住手机。

  即使再冷静,但面对爷爷的事情,她还是会慌乱,因为爷爷是她和碧露唯一的亲人了。

  她和碧露从小父母没了,都是爷爷看着长大的,要是爷爷出事了,她不知道自己会怎样。

  杨梅都有些哽咽,“老爷子和周婶乘坐的汽车,在经过西环桥的时候,撞车爆炸了。”

  云碧雪觉得头嗡的一下响了,耳朵仿佛炸开了,什么也听不到了,她整个人神情呆呆的,嗓子里更是冒出一股血腥味。

  电话那头杨梅还在说什么,云碧雪根本就听不到了,她直接一头晕了过去。

  杨梅再说什么,都没有回音,手机依然是通话状态,但她就是听不到大小姐的声音。

  杨梅急了,生怕大小姐出什么事,她给云冬打电话,都没人接。

  帝都的其他云家死士,为了安全还有不暴露,都是由云冬单线联系,她现在也是联系不上。

  就算是她现在直接跑去帝都,也来不及了,杨梅实在是担心大小姐的安危。

  她头一次觉得,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原来他们云家的力量,出了宁安市,在帝都真的太渺小了。

  这一连串的事情,也让她接连无措,但他们作为死士必须要打起精神来,云老爷子没了,大小姐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

  杨梅突然想起,每次去爱心国会捐赠的时候,都会填写一个确认表,她手里也有一份,好像有电话。

  对对

  杨梅找出那张表,给上面的联系人打电话。

  是任廷接的,当杨梅委婉的表达出,某处住宅的人可能有事,需要他带人帮忙看看的时候。

  任廷严肃起来,果断答应,也表达出会随时跟杨梅汇报情况。

  杨梅不断的感谢,更是承诺,以后还会继续捐赠物资的。

  任廷想了想,云小姐和会长的关系,虽然会长不承认,但昨晚也一起吃饭了,所以肯定是熟悉的。

  他打了个电话给王千瑾说了下情况。

  王千瑾直接拿上外套,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和你一起去。”王千瑾也是一改平日的纨绔慵懒,此时变的严肃起来了。

  因为下班了,王千瑾和任廷本就不是住在一个地方,所以往云碧雪的住处去,也是王千瑾先到的。

  当来到云碧雪家门口,王千瑾怎么敲门,都没人回答,他看着门锁,叹了口气,他王千瑾还有撬人门锁的时候。

  他到处找了一个细小的银丝,将门锁撬开了,刚进客厅,就看到倒在地上的云碧雪。

  她瘦弱蜷缩的倒在那里,一下子撞进了王千瑾的心里。

  他赶忙跑过去,一把扶起云碧雪,“云碧雪,云碧雪”

  云碧雪此时毫无知觉,脸色苍白,身体也柔弱无骨,王千瑾抱着她,她身子也是软的没着力点。

  王千瑾看着她发白的脸色,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拍打她的脸,“云碧雪,云碧雪,醒来,醒来”

  最后没办法,王千瑾赶忙掐云碧雪的人中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