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听到这样的话,云碧雪眼神一下子变得脆弱起来,心里泛起一丝丝的疼痛,她心疼她家谢先生。

  云碧雪摇头,坚持道:“不该是这样的,黎墨他做的很好,他惩治的都是欺压百姓的贪官,他做的都是好事。”

  王千瑾看着云碧雪眼底掠过一丝脆弱,再不复刚刚的那丝狠辣,这样脆弱无依的目光,让他心有触动。

  这个女人一直都用强势来包裹自己,原来她还有这样的一面。

  两人仿佛都忘了现在是处于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架势。

  王千瑾道:“云碧雪,你还是太天真,官场怎会那么简单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再说了,政要部门哪个不贪清廉的有几个,他们还怕谢黎墨查到他们头上呢”

  “北谢南王,北方本来就是黎墨的天下,本就是他说了算”

  “北谢南王那是几千年前传下来的,演变了多少代,就算是两百年前,北方和南方都洗牌了一次,重新掌控了局势,但现在也是上百年过去了,早就是当权者说了算,你早该明白这一切,别傻了啊,你可以跟着我,我不会让你担惊受怕的。”王千瑾甚至都在趁机诱哄云碧雪。

  云碧雪此时心里有些无法接受,“可是他完全可以不去的。”

  看着云碧雪这个样子,王千瑾也不知为何,竟然解释了起来,“你觉得桂县百姓处于危险,他一个国务部长能推辞不去你想百姓如何看待他,官员们怎么看他皇室人员如何看他只要是上面让他去执行任务,只要他还想在帝都当官下去,就只能去”

  云碧雪知道王千瑾分析的很对。

  她眼圈有些泛红,心里为谢黎墨疼的无以复加,也就是说,这十来天他承受了那么多,可是她还不知道。

  云碧雪都有些恨自己,恨自己完全帮不上什么忙,还让他为自己担心。

  “你们男人就知道让女人担心”

  云碧雪这句话带着哀怨的口气,让王千瑾听来,心中泛起特别奇怪的感觉,他也觉得自己今天很不对劲。

  “那是谢黎墨自己没做好,让你担心,你要是跟了我,自然不会让你担心。”

  云碧雪嗤笑,“王千瑾,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对我也没爱情,你说这样的话,只会让我觉得可笑。”

  王千瑾看着云碧雪,心中思忖,自己难道真的没有爱

  云碧雪才不管王千瑾在想什么,她凝神道:“我问你,我要跟着救援物资去桂县,如何”

  王千瑾神色一敛,眼眸眯起,“你不想活着回来了”

  “呵,看,那里原来真的很危险。”云碧雪想起谢黎墨都三天没给自己打电话了,她心里一阵阵抽疼起来。

  接着,云碧雪强逼自己冷静,她手收紧道:“我再问你,你跟乔木婉到底是什么关系,你知道她就是楚菲儿,对不对”

  云碧雪的眼神咄咄逼人,杀气凛然,这句话让王千瑾神色一紧,没想到她竟然查到了,也知道了,真是超乎他的想象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