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这也是谢黎墨去了桂县后,第一次微笑,整个人一直紧绷着,也是在这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听到自己夫人的话,整个人才放轻松了起来。

  她真的就是他心中最温暖的牵挂。

  云碧雪撇了撇嘴道:“就说这么一句呀”

  谢黎墨嘴角忍不住上扬,绝艳的眼中闪过一丝潋滟波光,轻声道:“恩那你想听什么”

  云碧雪纠结了下,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开口道:“比如说,我想你呀,我爱你呀,你最好这之类的。”

  谢黎墨认真的听着,点头道:“恩,我听到了。”

  云碧雪愕然,愣了下后,她有些着急道:“不是的,是你要对我这样说,我才没对你说。”

  “好,不是你对我说的,是我要对你说的。”

  “这还差不多。”她听着他的声音,觉得那么好那么温暖,心里长久的孤寂也被驱散了,她该是多想他呀

  沉默片刻,只听手机那端传来谢黎墨的声音,“阿雪,我想你了。”

  只这一句话,让云碧雪隐忍的眼泪哗啦的流了出来,如开闸的水一样,止也止不住。

  “我我也想你”

  “傻瓜,怎么就哭了”谢黎墨的声音带着怜惜带着心疼和无奈。

  云碧雪将眼泪一抹,道:“我应该很坚强的,但是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他一说想她,她心里那根最脆弱的弦就断了。

  “别哭了,你哭的我心都疼了。”谢黎墨此时只能隔着电话想象她的样子,很想很想将她抱住怜爱,很想为她擦去眼泪,抚去她的悲伤,可是此时的他真有一种无力感,什么都做不了。

  云碧雪听着谢黎墨话语中带着一丝自责,云碧雪赶忙将眼泪使劲擦了擦,吸了吸鼻子道:“黎墨,我没事,只是一会的情绪,你知道的,我发泄出就好。”

  “恩,哭的眼睛肯定都红了,晚上睡觉前,将眼睛用冰箱的冰块敷一敷,要不第二天该肿了。”

  又听到了他关切的声音,云碧雪心里很暖,扬起唇瓣道:“我知道了,咱家外面阳台边上都落了一层雪,我可以用雪敷一敷眼睛。”

  “帝都下雪了”

  “恩,下雪了,下了好几天,你走的时候,那天在商场下的,雪是断断续续的,外面都白茫茫一片,我本来买好衣服,看到下雪了,就买了羽绒服呢,给你买了一个褐色的,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还有今年下雪很早,还不到供暖气的时候,不过我看新闻报道上说,今年早点供暖,估计过两天就能开通了对了,黎墨,咱家的暖气费也要去物业交是不是”

  云碧雪觉得自己有很多很多话要说,就跟拉家常一样,几天没见,就跟攒了很多话一样。

  谢黎墨在那边安静的听着,听着她的声音,听着她说起家里和帝都的事情,神色也变得温润起来。

  不知不觉,云碧雪说了很多,待她停下来,问道:“你怎么也不说话”

  谢黎墨清润道:“我在安静的听,怕打断你的思路,不过你问了很多,我不知道该回答哪一个。”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