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西容子烨揉着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下,可头还是一阵阵的泛疼。

  他想起夏木清烟,内心却是有些内疚,当初是他主动靠近她的,无论她最后做了多少,哪怕后来利用夏木家族对他施压,他也无法真正去怪夏木清烟。

  毕竟在感情中,受伤的其实是女人。

  之前他可以无情冷漠,可经历了白瑶瑶的事情,他已经学会了从女人的角度去考虑事情。

  所以夏木清烟出事,他是悲痛和自责的。

  西容子烨身体紧紧的绷着,他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属下,问道:“现在夏木家的情况如何”

  “情况好像很不好,具体属下也不清楚,属下想,夏木小姐是爱总统的,所以就算是自杀,她也是想见总统的。”

  西容子烨目光一沉,道:“什么是她想见我不是自杀了吗”西容子烨说着,心都提了起来,内心潜意识的希望是他所想的那样,一切都没事。

  某属下觉得总统的目光压力很大,赶忙道:“属下并不清楚,只是夏木家族来禀报的人说的,但是自杀也可以未杀成。”

  西容子烨跨步来到卧室,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便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去夏木家。”

  “是”

  某属下看着黑沉沉的夜色,只能安排总统府的人将车都开出来准备好,带总统去夏木家。

  当来到夏木家的别墅时,门卫一眼就看到了,连忙将门给打开。

  车缓缓驶入,西容子烨下了车,后面几辆车也跟进来,保镖簇拥着西容子烨往里走去。

  管家看到了总统,此时也是恭恭敬敬的道:“总统阁下”

  “恩,夏木清烟情况如何”

  管家看着总统脸上黑沉的神色,赶忙道:“小姐虽然现在还昏迷着,但是已经脱离了危险。”

  他知道,现在的总统已经不是昔日新继任的总统,他已经是夏木家族不敢惹的存在了,不过希望他能记得夏木家族对他的帮助,能体恤任用夏木家族。

  西容子烨脚步顿住,一手抄在口袋里,在灯光下的神色幽冷黑沉,眉心紧蹙,让人辨不清喜怒,但管家是能看出来的,这位总统阁下此时心情很不好,所以他也识趣的不去惹。

  他看着总统停住的脚步,也是不敢问要不要进去。

  就在他以为总统要离开的时候,西容子烨开口道:“带我去见你家小姐。”

  “是”

  管家心想,其实总统还是关心小姐的,不知道这一次小姐用的方法对不对,但愿能留住总统呀,毕竟小姐跟着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才是他们乐见其成的。

  管家虽然到中年,但此时脚步速度又麻利,恭敬的为总统阁下引路。

  倒是夏木家主看着西容子烨来了,哼哧哼哧的道:“总统这是来看小女来了”

  西容子烨淡淡应道,“听说夏木小姐自杀了,毕竟相识一场,我来看看,没事便好。”

  西容子烨的语气客气疏离,但也让人挑不出毛病,夏木家主就算是心里再怄火,此时也不能对西容子烨发作。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