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嘀咕道:“权塔不是和帝豪差不多吗”

  谢黎墨看不到云碧雪的表情,只能伸手将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自己,“你是真不清楚还是假不清楚”

  “恩我觉得就是比帝豪稍微豪华夸张了点。”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清丽的眼眸,低沉道:“权塔和帝豪是完全不同性质的。”

  “怎么不同性质我听说那里是谈合同谈生意的地方。”

  谢黎墨知道云碧雪是真的不清楚,遂解释道:“权塔表面上是谈生意的地方,其实内部是奢靡之地,和帝豪不一样,帝豪是不允许出现靡乱之风的。”

  谢黎墨说的很含蓄,但云碧雪也明白了过来,她心里突然咯噔的跳着,有些庆幸,自己只是遇到了安夜轩和韩慕白,尤其韩慕白还算是很绅士。

  他除了逗逗自己,倒也没做别的。

  云碧雪拍着自己的心口,讨好的看着谢黎墨道:“黎墨,还好我没事呢,不过我去的时候带了阿秋,阿美,我自己也带了刀和药,能自保。”

  “就算是你能自保,要是受伤了,或者因为什么产生心理阴影,你叫我怎么办”

  这句话说的,让云碧雪心里更加愧疚,“对不起,黎墨,我让你担心了,我不会有事的。”

  谢黎墨内心幽叹,语气轻柔的道:“阿雪,我不是要限制你自由,而是我会担心,即使我告诉自己,给你自由,让你去做想做的事情,可我还是控制不住担心,自从遇到了你,我的心很小,小的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云碧雪一把抱住谢黎墨,将头埋在他的心口,“黎墨,我知道,你要是回家晚了,我也会提心吊胆,明明知道会没事的,但总是忍不住担心。”

  谢黎墨抓住云碧雪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认真道:“所以,你要乖,要听话,遇到棘手的问题,就要学会依赖我,让我来帮你,你是我的夫人,不是一个人,还要陪我慢慢变老。”

  “恩,我记得,老了你也背我。”

  “知道就好。”谢黎墨怜爱的轻抚云碧雪柔顺的长发,须臾道:“本来不想问你的,今天你口袋里掉出了一张明信片,是韩慕白的。”

  提到这里,云碧雪立马很识趣的开口主动解释,“是在权塔偶然碰到的,当时他好像跟人签约合同,他以为我喜欢我的,毕竟那次也是撞了我的腿,所以给我名片,说是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找他,但我想我一般用不着,但是他代表的是韩家,说不定对我们有用。”

  云碧雪说完,就将自己靠在谢黎墨怀里,原谅她说的不全对,但也差不多了。

  “恩,只要你学会保护自己就好。”对于云碧雪,谢黎墨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她能安安全全的。

  他不求她多么强大努力,只想着她能开心。

  而且她保护好自己,他才能无后顾之忧,她不会知道,当自己打了好几个电话没人接时,他那种担忧紧张的心情。

  以男人的第六感,谢黎墨觉得这个韩慕白对自己夫人可能有些不一般,但这也只是他的猜测,还不能落实。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