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眸光越来越冷。

  若不是她遇到谢黎墨,若不是她后来很多次化险为夷,她现在甚至连同云家都可能已经消失了。

  不过好在都过去了,她现在手上总算有用来威胁安夜轩的筹码了,虽然只是几张照片,但她知道,安夜轩是在乎的,毕竟他等了楚菲儿这么久,是不会允许有人败坏他的名声的。

  安夜轩气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觉得憋着一股气,怎么都上不来。

  “云碧雪,你好,你好的很”

  “我当然很好,安夜轩,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拜你所赐,不过也感谢你,让我遇到了黎墨,他才是最好的。”

  说到谢黎墨,云碧雪突然意识到,她家谢先生就在旁边,那她跟安夜轩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他肯定会知道自己去了权塔的,瞒不住了。

  云碧雪有些心虚的看了看谢黎墨。

  谢黎墨靠在床头,神色淡淡,依然那样清贵无瑕,但她总觉得他周身寒气不断的散发。

  安夜轩被气的一拳头打在桌子上,本来就有碎片,安夜轩这样一打,手上刺上了玻璃片,鲜血开始流。

  他恍然不知道手疼,更不知道手上流了鲜血,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他内心的怒火。

  “云碧雪”

  “安夜轩,你用不着叫我,叫我几遍还是如此,我没时间跟你说话,我很忙,对了,这是你的号码吧我会把你的手机号码拉黑名单,你以后打不进来的。”

  说着,云碧雪果断的挂断电话,然后将安夜轩的号码给拉黑了。

  若说以前云碧雪对安夜轩还有一丝大学时的怀念,但却在安夜轩的一次次伤害一次次报复下,都消失殆尽,她现代是对安夜轩毫无留恋。

  将手机放在茶几上,云碧雪开始心虚的看着谢黎墨,心思百转千回,最后还是讨好的道:“黎墨,我”

  谢黎墨目光幽深,神色淡淡的,不说话。

  云碧雪知道他是生气了,可是今天的事情,她也不是想瞒他,就是怕他担心怕他生气。

  谢黎墨不理她,云碧雪也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黎墨,你别生气,我虽然去了权塔,但也只是待了一会,我就出来了,还拍了几张安夜轩的照片,用来跟他谈判的筹码,收获也是不少的”说到最后,云碧雪在谢黎墨暗沉的眼神下,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有些心虚。

  谢黎墨绝艳的眸光落在云碧雪身上,很是平静,道:“你去了权塔”

  云碧雪点头。

  在她点头的瞬间,她能感觉到屋子里的压迫气息又浓重了几分。

  看着谢黎墨不说话,沉默如寒冬的气势,她一点点挪到谢黎墨身前,将头靠在他腿上道:“黎墨,人家刚刚还靠你那么近,你那么爱我的,现在不理我,我心情不好。”

  谢黎墨看着她蜷缩在自己腿上的样子,跟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想伸手抚摸她的头发,但还是忍住了。

  只是低声道:“云碧雪,你知道权塔是什么地方吗我给你自由,你就能耐了,去那样的地方恩”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