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云碧雪没听到谢黎墨的声音,抬头一看,对上他眼中那心疼的光芒,心被触动,一下子就沉醉在他的波光里。

  在他那心疼的眼眸里,心情都能变的平和起来,这种一种被人疼被人在乎的感觉。

  云碧雪咬了咬唇瓣道:“我只是想,你在外应酬,肯定是喝酒多,也没法好好吃饭,外面的饭菜再好,也是比不上家里的,再说了,你喝了酒,再吃点饭,喝点汤,对胃好。”

  谢黎墨沉默不语,但是神色确实动容的,他走到云碧雪身边,摸了摸她的头。

  他真的很庆幸遇到了他的碧雪,给了他一个家的温暖,每次疲惫回到家时,都能感受这份温馨,疲惫也会消散。

  在云碧雪期待的目光里,谢黎墨坐了下来,“还是我的夫人最好,很懂我的心。”

  云碧雪将筷子递到谢黎墨的手里,“快吃吧,这几样都是你爱吃的菜,也是我拿手的。”

  “好。”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都收拾好后,云碧雪连连打着哈欠,去卧室睡觉了。

  谢黎墨刚要关客厅的灯去卧室,冷不丁想起掉在地上的那张名片,他走到茶几旁,在茶几下面找到了。

  当捡起来一看,谢黎墨脸色都变了,这是韩慕白的私人名片

  谢黎墨捏着名片的手一紧,绝艳的眼中闪过幽寒的光芒,一股凛冽的帝王杀气澎湃而出,让整个客厅的温度都能降下几度。

  谢黎墨沉思一会,不得不去担忧,今日云碧雪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他还记得,上次自己夫人说过,碰到了韩慕白,说是碰到了腿。

  那时她是伤着了腿,那今天呢还是说她手机没打通,也是跟韩慕白有关。

  谢黎墨想了许久,才压下内心翻涌的情绪,走进卧室,当看到云碧雪已经熟睡的时候,看到她甜美的笑颜,心中的寒气也瞬间消散了。

  他走过去坐在床边,无奈的摇了摇头,“拿你真没办法。”

  给云碧雪将被子掖了掖,谢黎墨起身走出卧室,又将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他拿着手机进了阳台,开始拨打暗线,询问一下自己夫人那影视公司的情况。

  得知是资金问题,谢黎墨在夜色下幽叹出声,看着小区外的夜景,摇头,喃喃道:“阿雪,你遇到了困难,为什么不跟我说”

  似在对夜空说,也似在对自己自言自语。

  不过谢黎墨没让人查云碧雪今天干了什么,那天他反思了自己后,觉得应该给自己夫人自由的空间,他相信她,所以她不说的话,他不会让人去查。

  接着,谢黎墨打了几个电话,安排了一下任务,无非就是让人暗中帮助那个影视公司崛起,但却摘掉了自己的功劳。

  谢黎墨负手而立,轻声低语,“阿雪,既然你不想让我操心,那我就装作不知道,如果这样可以让你安心开心的话。”

  至于名片,谢黎墨即使内心醋的紧,也没扔了,而是走进卧室,将名片重新放在云碧雪的口袋里。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