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在云碧雪说完这句话时,谢黎墨内敛的气息瞬间又散发出来,带着强大的气焰和动人的魄力。

  谢黎墨的脸色渐渐紧绷了起来。

  目光带着幽暗,落在云碧雪的脸上,似要将她吞噬进心海里。

  云碧雪还跟聊天一样想着,感觉到气息不对劲,抬头,对上谢黎墨深邃如墨的光芒,忍不住心跳加速。

  “黎墨,我”

  谢黎墨将脸一点点靠近云碧雪,最后鼻尖和她的鼻尖相对,云碧雪的双手也被谢黎墨扣住放在一边。

  他幽幽道:“夫人现在还想着别人,看样子还是我不够努力。”

  云碧雪睁大眼睛,感觉到谢黎墨的情动,想求饶也晚了,只能在娇喘微微中,再来一次缠绵。

  缠绵后,云碧雪无力的道:“黎墨,你今晚”她想说他今晚跟平日完全不一样。

  “从来帝都一直忙,这几天饿着我了,所以今夜你辛苦一些,还有,在这样的气氛里,不要跟我提别的男人。”

  “黎墨,你以前吃醋也不是这样的。”

  谢黎墨怜爱的吻了吻云碧雪的唇瓣,道:“以后,你会知道什么是身体力行的。”

  也许是累了,云碧雪也提不起精神,谢黎墨想着两人还要睡觉,便抱着她进了浴室,给两人都清洗了下。

  擦干净后,才抱着她进了卧室。

  云碧雪盖着被子,靠在谢黎墨的怀里,安心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云碧雪没有像往常一样起的晚,反而起的很早。

  当看到桌子上的一碗汤时,云碧雪每多想,舀了一勺就要喝。

  谢黎墨轻叹的解释道:“阿雪,我想告诉你,以前每次事后,我都会给你准备汤,其实也是避孕。”

  云碧雪啊了一声,有些惊异,再看着汤,就有些喝不下去了。

  谢黎墨摸了摸她的头,“这汤其实是大补的,是谢氏的秘方,避孕却对身体没任何伤害,而且对女性的身体滋补,所以你就当营养汤喝便可。”

  云碧雪是相信谢黎墨的,他要是想瞒自己,也不会这样说了。

  正因为他对自己不隐瞒,对自己解释了,她反而心里更觉得轻快多了。

  为了让他不那么操心,在没回谢氏总部之前,她不会再提孩子的,但云碧雪不会想到,孩子也会因缘分而惊喜到来,当然这都是后话。

  此时她喝着汤,和谢黎墨讨论着帝都的局势,早餐也其乐融融。

  吃完早饭,谢黎墨去上班了,云碧雪也开始正式出门了。

  谢氏总部的影卫还没到来,谢黎墨让谢十三暂时保护云碧雪。

  云碧雪跟云冬联系上了,两人打算见见,正好当面听听云冬跟她汇报一些事情。

  只是刚出门没多久,一辆车停在了她的身边,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冷然的身影,他将墨镜一摘,道:“云碧雪,你果然来帝都了。”

  云碧雪看着眼前的安夜轩,脸色变了变,她冷嗤讽刺道:“安夜轩,你今天堵着我,难道还想为你的楚菲儿报仇”

  云碧雪说着,双手在身侧握着,而且她随时都打算抽出腰间的刀,要是安夜轩再不讲理,她不介意刀拳相向。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