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看着云碧雪一本正经很严肃的样子,谢黎墨绝艳的眸光闪过一丝幽深的光芒。

  云碧雪自然没错过谢黎墨的眼神,伸手拉住他的手,道:“黎墨,你还不想说吗”

  谢黎墨轻叹一声,一把揽过云碧雪的腰,顺势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没让她看自己的眼神,只是将她的头按在自己心口的位置,让他听心跳的声音。

  “阿雪,能听到我的心声吗”

  “黎墨,你不要转移话题。”她自然知道他是在乎她的,越是这样,她越是要知道原因。

  谢黎墨清润的道:“好,你既然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

  “恩。”云碧雪点头,开始认真听着。

  谢黎墨这才悠悠道来,“其实,谢氏家族传承千年,有很多封建王朝留下的规矩和家规,而且谢氏家族也有长老院,长老院的权利现在都可左右家主的决定,相互制约的同时,也滋生了权利的争夺赛,有的守旧有的要求突破但是到目前为止,长老院还没有被废除,只因家主并没有将权利全部集中在手中。”

  “也就是说很多决定权利要受长老院的干涉”

  “不错,而且还有很多复杂的关系在里面,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我的母亲她”

  听着谢黎墨欲言又止的语气,云碧雪焦急的问道:“母亲她怎么了”

  云碧雪有感觉,接下来谢黎墨要说的肯定会让他很难过,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残忍,道:“黎墨,若是是伤心的事情,就别说了吧”

  谢黎墨摇了摇头,“我不想你心中对我有芥蒂和隔阂,以前觉得时机不够成熟,现在想,总有一天你要知道的。”

  叹了口气,谢黎墨继续道:“母亲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没了一个孩子,那时候是因为母亲还没在家族中站稳脚跟,有一次母亲跟父亲外出,遇到了敌人的埋伏,也就是在那一次失去的,母亲从那一次后,一直以泪洗面,甚至都打了退堂鼓,要离开父亲。”

  听到这里,云碧雪突然觉得心刺痛的厉害,揪心的厉害,替母亲难过,一个母亲失去孩子,那是多痛呀

  她突然觉得不该问,不想去听了。

  但是谢黎墨是打算说完的,“父亲是坚决不允许的,两人有很深的感情,又怎会让母亲离开,所以父亲一直陪在母亲身边,父亲也痛,但他是男人,只能将痛咽回心里,坚强的安抚母亲的心,母亲是脆弱了半年,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父亲的憔悴和消瘦,她心疼父亲,觉得既然放不下这段感情,那么只能坚持下去,但她不想再遇到那样的情况,所以她逼着自己强大起来。”

  “所以母亲才有后来的强势”

  “恩,母亲吃了不少苦,最后还是将主母的权利牢牢握在手中,以前她可是连只鸡都不敢杀,后来在家族里惩治了很多不服的人。”

  云碧雪能听出来,虽然谢黎墨说的轻描淡写,但那一场夺权战一定是充满鲜血的。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