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为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皇逸泽淡淡道:“暂时先别管,你们确保一晚上她不会再出问题,第二天想办法让记者先发现。”

  “可是少主,那个左丘子美真的看不出样子来了,记者盯着也看不出就是她来。”

  “左一,别说你不知道怎么让记者知道。”

  “还是少主最了解我,最英明了”

  在左一还要滔滔不绝的说话是,皇逸泽已经挂断了信号。

  左一说了一通,才发现没信号了,看着手机有些郁闷,他家少主太高冷了,常年没个表情,他都好想看少主有别的表情。

  回到学校后,皇逸泽依然是让学生会查宿舍,待学生会查完宿舍跟皇逸泽都禀报完,皇逸泽才点头。

  丫头已经睡着了,她没什么问题,他才能放心。

  云碧露躺在床上,虽然是闭着眼睛,但一直没睡,所以学生会来查宿舍,她也知道,他们是回去告诉皇逸泽的。

  她不想让他担心。

  待学生会的人离开后,云碧露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头顶,脑子里开始想这几天的事情。

  她觉得那场舞会绝对不简单,从一开始可能就是皇逸泽安排好的,那左丘老爷子的死是不是跟他有关

  如果真的跟皇逸泽有关的话,那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难道是黑,道的

  她云碧露没有那么肤浅,将白和黑分的那么清楚,白也有坏,黑也有好的。

  她只是纠结担心,如果皇逸泽的身份特殊背景复杂,他会允许自己在他身边吗

  云碧露还担心自己不够强,会拖累他。

  可是他是她的第一个男朋友,是她的初恋,是第一个对她好的呀,她舍不得离开他。

  一想到两人会因为别的分开,她心里就疼。

  云碧露有些抓狂,几乎是一夜没睡,在天快亮的时候,她握着拳头想清楚了,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和皇逸泽在一起。

  人生在世,就是要活的有意义,轰轰烈烈的。

  这样想,云碧露的心里就轻松了许多,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云碧露顶着黑眼圈去上课了。

  倒是左丘子美一大早被记者发现,很快的又上了头条。

  照片很明显,那丑陋的样子被记者拍的很清晰,关于各种猜测版本也开始上演。

  左丘子美从医院里醒来的时候,是千夜子羽坐在旁边。

  左丘子美迷迷糊糊的醒来,“我不是去找皇逸泽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刚说话,左丘子美就觉得全身发疼,牙齿也打颤,她睁着眼睛看了看周围,想起昨夜的事情,然后啊的惊叫一声,晕了过去。

  千夜子羽神色淡淡的,找来医生给她看看。

  当左丘子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她看着自己脸上身上的绷带,这次没闹腾,却是很安静,但是眼中却闪着疯狂的光芒。

  就在她被扶着去洗手间的时候,也听到了医生护士在走廊里讨论的话。

  “be三线航班就这么爆炸了,几组上百人呢”

  “就是呀,航班失事几率很少的,我听说救援人员确认了很多人的身份信息,其中还有左丘家主呢”00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